Lily_麦子

【授权翻译】Luminosity 可见光度 第一章 (2)

我朝空椅子走过去。直到我治好自己每隔十五秒就看他一次的习惯之前,这会是很尴尬的。我希望这门课会教些新的、不熟悉的,容易应付的东西。

当我接近时,他看向我。不是像在餐厅那样有所期冀的,迷惑的眼神。他看起来简直是暴怒,而且他在看向我。我自动地在这威胁性的目光下退缩,干脆利落地被过道上的一本书绊倒了。几乎没我在新的实验桌上稳住自己,我重新站稳脚跟,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坐下了。我吓得魂不守舍——暴怒的人通常都很危险,可能会伤害我,我根本没有概念到底是什么惹着他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不这样做从而安抚他这样他就不会突然爆发然后伤害我。除了我们班上还有十八个学生,加上老师——如果杰西卡没想到提及任何暴力丑闻的话,他肯定应该会有足够的自制力,不会在无数目击者面前爆发。在我想明白他有什么问题之前,我只需要在他在附近的时候跟着人群就好了,就这样。当我在座位中重新调整自己的时候我努力控制自己的颤抖。

这节课讲的是细胞解剖学。我已经学过了。老师的讲课方式不足够吸引人,当我左边有一个恐怖的让人分神的存在时并不能引起我的注意。

爱德华在餐厅没有这样看我,其他人也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我。我一个字都没有跟他说——他是不是因为我没有介绍自己而感到被冒犯了?是不是有什么线索提示我应该这样做,而我没有注意到?我闻起来怪怪的吗?我歪了歪头,把一绺头发弄到鼻子附近;闻起来是我的洗发水的味道,有点水果味,很清新。他对人造草莓香气过敏吗?

我偷瞟了一眼,希望能得到更多线索。他完全僵硬——他是否在呼吸,我看不出来——而且离得很近,他的哥哥们不在旁边,他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幼小纤瘦了。

他又一次瞪着我,黑色的眼睛里是无杂质的仇恨。我把椅子挪远了一英寸。如果他能用目光把我粉碎成原子的话他早就做到了。我下定决心要换课——至少换实验搭档。我看着和安吉拉坐一桌的女生,想着她会不会接受贿赂,和爱德华库伦坐一桌。或者说搭档是指派好的?我需不需要说服老师?需不需要主动洗玻璃仪器——

下课铃响了,我几乎跳了起来。我想要带着笔记本回家,写下我的恐惧与困惑,让脖子后面别再汗毛倒竖。爱德华站了起来,没有看我——他真——然后第一个出了教室。

我静静地待在原地。我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还想让他先行一步,不管他是要去什么"不靠近我"的地方。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屏住一会儿呼吸,然后又呼出来。我想要回忆起麻痹情绪的流程,但是我没有足够的信息来相信我无需害怕。也许不存在真正的危险,但是危险可能存在,而我的大脑想要保留这份恐惧,以防它会在之后的一场高速跨校园追逐中发挥重要的激励作用。我会保持惊吓,直到,不管以何种方式,危机解除。

"你不是伊莎贝拉 斯旺嘛?"一个男孩的声音问。

我抬头看。说话者奇迹般地毫无威胁,至少就我目前所能判断的来说。(真棒,我想,现在我要怀疑我所有的同学都是拿着斧子的杀人狂吗?如果我是在今天早上的政治课上遇到这个男孩,我会感觉很安全,而且我这样想是正确的,他现在不会比那时更可能或者更不可能袭击我,所以我现在应当对他感到安全。我的情绪勉强地接受了这个逻辑。)说话者是一个奇迹般毫无威胁的,可爱的金发男生,他的头发上覆满了发胶,做成一排排尖刺的造型。他正冲着我笑,很友好,没有怒火中烧,满腔激愤。

"是的,"我今天第十次说,"但是我喜欢别人叫我贝拉。"我也冲他笑了。

"我是麦克。"他说。

"你好,麦克,认识你很高兴。"

"你需要帮忙找到下一堂课的教室吗?"他殷切的说。

"是体育课。"我点点头并起身,扶了一小下实验桌。

"我下节课也是体育!"他好像对此十分激动,很容易就因这个小小的巧合而快乐。我努力汲取他的兴奋,让自己振作起来。麦克在去体育馆的路上一直在说,这让我容易了许多。显然他在十岁之前都住在加利福尼亚,觉得这是个极好的理由,来和我一起感叹当地阳光的匮乏。他在语文课上也看到我了,但是没有机会介绍自己,因为埃里克抢了先。

我扮演倾听麦克的恭维的角色在我们进入体育馆时突兀地停止了,他说,"你是用铅笔扎了爱德华 库伦还是怎样?我从没见他这个样子。"

"我对于发生了何事让他如此烦躁没有一点概念。"我马上说,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只是说话全面,而不是像经律师培训过一样。"我都没跟他说过话。"

"他这人很奇怪,"麦克告诉我,落在后面而不是转弯去男生的更衣室。"如果我那么幸运,坐在你旁边,我一定会和你说话的。"

对于开展对话的同情是很好的……"幸运"这个词却敲响了一点警钟。在搬到福克斯之后马上就卷入一场比友谊更亲密的感情是不可行的。我对麦克笑了,走进了女更衣室。体育老师给我找了一套制服,但是没有让我参加当天的活动,也就是排球——这是件好事,因为我很容易就会有淤青,不想整周都前臂又青又紫的到处走。或者,以我的优雅程度这是十分有可能的,我会撞到一根支网子的柱子上,最终流着血趴在地上。

体育课上完之后,我这一天也就完事了。我确保我的小纸条都由相应的老师签了字,然后就去接待办公室把它们交上。外面很冷,我冲进了那色彩斑斓的建筑。在我意识到屋子里除了那个我早晨见过的秘书之外,还有爱德华 库伦之前,门已经关上了。我的运气在于他没有注意到,或者是忽略了,我进来了;我移到墙边,等着他办完事,让接待员空闲下来。他们似乎在争论。几句话过后,我意识到他是想让她把他从我们一起上的生物课中转出来,调成其他课程,任何课程。他有着奇怪的丝滑的声音——我怀疑他是一直都这样说话呢,还是只是为了说服秘书才施展的魅力。我有些疯狂地想着他会不会唱歌。

考虑到时间上的巧合,还有麦克对爱德华敌意行为的评价,这转课的企图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似乎是不可能的。然而——我想要什么呢?我想要永远不再以那种方式被人注视。如果他想上别的课也是一种可喜可贺的摆脱,我祝他好运。

门再次打开,使得一股冰冷的空气进入办公室。一个女生探头进来,把一张纸条放到柜台上的铁丝篮子里,又溜了出去。当门在她身后关上时,爱德华缓缓地转过身来,用仇恨的眼睛着我。"没关系,"他简短地对招待员说。"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了。非常感谢您的帮助。"然后他就消失在了外面的寒冷之中。

"你的第一天过得怎么样啊,亲爱的?"接待员温和地问。她没有看到爱德华的表情,很显然也看不出来我在靴子里瑟瑟发抖。

我考虑了一下撒谎,考虑了一下说出全部真相,最终说道,"我遇到了许多很好的人。"

我交上纸张后在办公室拖延了一会儿,假装系鞋带。如果爱德华这么想躲开我,我不会给他找麻烦的。当我走到卡车边时,停车场几乎都空了。我开车回家,怨恨又不解。

当我完事之后,我的笔记本会后悔造就它的树木居然有发芽的那一天。

"好的事情",我的笔记本如是写。"埃里克,杰西卡,安吉拉,杰西卡的朋友们,还有麦克都很友好。功课看起来挺轻松(三角或是例外(和杰西卡学习?(她擅长数学吗?)),体育绝对例外(弄断脚趾之类的?找找出勤规则(尽可能跳最糟的那几天)查查有没有替换的达标方式可供选择(这是那种写一篇足球史论文就可以的学校吗?)))"

"待解决的事情",下一部分写道,"爱德华是怎么回事?查看关:以上功课的例外。杰西卡或在个人信息无法信任。麦克太友好太快。"

我看着第一条"待解决的事情"。我又看了一会儿。我完全没有头绪。我的脑子产生了一些假说,但是没有一个是真实到足够认真考虑的,更别说展开讨论了。爱德华不是一个处于实验阶段的机器人,程序规定他要对离他十英尺近的来自凤凰城的女生露出恐怖的表情。爱德华不是一个疯狂的反政府主义者,认为警察和他们的家人都该死。爱德华不会相信他可以用视线在我的头颅上钻出孔来,从而学到更多关于大脑的知识,并在生物课上拿到高分。

这些都没有告诉我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决定了目前我没有方法在这一问题上取得进展。而且他还在生物课上呢。我朝着"爱德华是怎么回事?"画了条箭头,在另一端写道"与生物老师讨论情况,要求换搭档。"如果爱德华发现其他的科学课都满人了,我一定也会发现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不一定非得坐在他旁边。如果"他很恐怖地盯着我"不足以打动老师,我可以取而代之说我才刚来,不知道上课的全部流程,想要一个更愿意花时间教我熟悉填写实验报告之类的东西的实验搭档。当然,这样我就不会用过多的问题打扰老师了。

我继续。"跟杰西卡谈谈三角的事。"我写道。"跟体育教练说我也许内耳有问题,模糊地暗示我把脑袋撞开花的话会提起诉讼之类的事情,然后求他。经常"忘带"制服,找一些教练负责的杂活,主动帮他做以示补偿。或许清洁体育用具或做文书工作之类的?或想出没那么有风险的事情代替?"

"不要在杰西卡在附近时把想法写在笔记本上,除非是在上课可能记笔记的情况下。只跟她说非私人的东西"

还有麦克……是个难题。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麦克是怎么回事;我总不能告诉他"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因为你太可爱了,而且你没有让我为性命担忧"。我想要劝阻他纯粹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连自己想要从约会,浪漫,以及其他这一类型的事情中得到些什么的皮毛都没抓到。而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对此通过实验来测试,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参与其中的人来说,似乎都是特别危险的。

我以前无需面对如何拖住别人的问题,因为在凤凰城从来没有人和麦克一样,像小狗狗似的跟着我。刚刚才搬过来似乎也不是一个与人配对的好时机,这时候我还在熟悉着周围的一切,判断力可能会有偏差。而且我不知道麦克到底为什么对我感兴趣——事实上,这点我也只是猜的,虽然貌似是个很有道理的猜测——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有有什么性格品质可以弱化,以达到让他失去兴趣的目的。他倒是也没具体说过,于是我决定单纯地等一等,看看会不会有好的计策冒出来,会是很安全的。"等等看,尽量别鼓励他。"我写道。 

下午剩下的时间,我做了作业——在别的本子上。在一月份开始在新学校上学的缺点是,我没办法慢慢提高。不管怎样我还是设法在合理的时间内上了床。尽管那天晚上没下雨,风却很大,我辗转反侧了一会儿才设法睡着。


下一章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