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_麦子

【授权翻译】Luminosity 可见光度 第十章

第十章血族

 

接下来的一个月几乎是风平浪静。

 

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四,我和爱德华一起逃了生物课:他提醒了我课程内容包含测血型。虽然他评论道像他这样整天和我待在一起,他大概已经发展出了容忍即使是被暴露在空气中的其他血液的能力,冒这个险也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他有过那样的过去。而我很有可能会昏倒----我在第二天这么向老师解释,语气十分抱歉,避免了被关禁闭。

 

接下来的周六,我和我的人类朋友们按计划去了海滩。我想邀请爱德华一起----麦克和安吉拉终于宣布了他们对彼此的重要性,而埃里克和劳伦依稀朝着那个方向在发展,除了安吉拉,大家看上去都有点成双结对的。可是爱德华不能去奎鲁特的领地,而第一滩就在合约范围内。

 

我们待在那里时一些奎鲁特孩子出现了;雅各布,和他们一起,直接向我走过来。我在问候他之后抱怨了好几句爱德华不在这里。这使得雅各布告诉了我关于库伦一家的“恐怖故事”,一旦他意识到和我约会的就是那个爱德华。这些故事没有为我增加新的事实,除了关于部落法律依旧禁止杀戮狼人这一小点信息。我倒是让他吐露了一点成员名单:雅各布的确是部落长老的子孙,并给我指出了海滩上好几个祖先让人感兴趣的孩子。我很确定,在适当的条件下,他们都会转变成狼人,前提是那种基因依旧存在。我不知道的是,这些是不是足以作为年轻的奎鲁特人的样本----潜在的狼人更经常在一起玩也不是不可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这群人会一起来。

 

十三号,星期日,我又去了吸血鬼的棒球场,这次是为了观看棒球场本来存在的目的。库伦们都喜欢打棒球,不过因为吸血鬼用尽全力击打棒球的声音非常响,他们决定只在附近会打雷,能遮掩住他们的活动时才会玩。限制比赛日期的条件还有他们在打球时不想被淋湿,这就使得合适的日子寥寥无几,不过爱丽丝完全可以提前预知这些日子。爱德华从我家把我接过去(大部分路程用车,然后把我从房子抱到球场。)

 

正如现任灵媒所预测的一样,当福克斯镇被倾盆大雨覆盖,被闪电照亮时,球场十分干燥。我坐在埃斯梅旁边的草坪上,她在其他人打球时做裁判,使得队伍各为三人。吸血鬼棒球赛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快到眼睛看不清。我大多数时候是在看球员准备动作之前站着不动时脸上的表情----从沮丧到胜利不等。有时他们会彼此斗嘴,说出还算有创意的辱骂之词(虽然我无法得知这些是不是首次出现)。埃斯梅和我在她不需要喊出安全和出局的时候闲聊天。

 

游戏开始十五分钟后,爱丽丝在第一垒和第二垒之间僵住了。埃美特使她出局,他的动量之间把她撞翻在地。她重新跳起来,表情沮丧,嘘声把埃美特和他的抗议赶走。爱德华,在外场,闪现得更近,站在妹妹身边。“爱丽丝,”他喃喃。我看见他嘴唇在动,我知道其他吸血鬼能听见他们之间传递的信息,可我不能。她看见了些什么,他在看着她的预视,而这让他们二人不安……

 

爱德华出现在我面前,其他人更缓慢地靠近,形成松散的半圆。“贝拉,”爱德华说,“这个地区还有三个吸血鬼,不是我们的朋友。爱丽丝之前看见过他们,不过他们一直坚定的向北去,从来没有靠的很近,直到他们听见我们打球,他们能听出来不是雷声。他们很好奇。我带着你不能像独自一人的时候跑的那么快,我们最不想要的就是他们开始追捕你。”他用慢到刚能让我跟上的语速说完这些,一通知完我就转向他的家人,他们开始飞快的对话。我捕捉到几个词。

 

“……饥渴?”某人的声音,也许是埃斯梅,说。爱德华摇摇头----我觉得是回答这个问题----这似乎让人小小的松了口气。

 

“只有三个……”埃美特不屑一顾。

 

“多快?”我觉得是卡莱尔。答案里有个“五”,不过我没听见单位----我觉得,分钟更有可能……

 

“大家,”卡莱尔盖过激动的嗡嗡声说,其他人安静下来。“咱们继续打球。爱德华说他们只是好奇。”

 

“埃斯梅,你接球,”爱德华用坚硬的语调说,“我裁判。”她没有抗议,飘到她的位置。爱德华把自己放在我面前,愤怒地看着远方。看着我猜测其他吸血鬼即将靠近的方向。

 

“有能让我闻起来不那么显眼的方法吗?”我问。

 

“把你的头发放下来。”爱德华说,小声的低吼----显然是预期一场干架。我把头发从马尾辫里掏出来,摇落到我的脸上。我尽可能小的在外套下缩成一团。看着不好吃,我告诉自己,不过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如果真的打起来,库伦家会赢,我觉得----人多势众----不过会有伤亡。有人可能会死。爱德华可能会死。我抬头看他,透过头发形成的帘子的缝隙,我知道如果这会拯救我,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死。

 

我闭紧嘴唇,憋住因为危险的形式而升起的想要说的话----现在进行这个对话不是好时候;戏剧性,但是不明智,我不想变得戏剧化,如果这会让别人更加危险……

 

比赛紧张地进行。击球手都很克制,不想让人去追在正常情况下会跑出球场的球。外场选手在巡视空地的边缘,对比赛关注甚少。

 

然后那些吸血鬼们就到了。他们有三个:有着沙色头发的样貌平平的男性吸血鬼先进入场地,然后退后让一个深色头发,更加壮硕,粉笔白的皮肤上带有奇怪的橄榄色的男吸血鬼领头。最后一个是有着明亮橘红色头发的女人,她的头发很长,卷曲,里面全是树林的碎屑。他们都有着野蛮的,猫一样的步伐,显然有捕食性,穿着背包客的衣服,却没有鞋子。

 

他们的眼睛是深酒红色。

 

卡莱尔不带威胁性的张开双臂迎接他们;埃美特稍微偏左跟着他,贾斯帕在他右边。注意到陌生血族的头领刚刚和贾斯帕差不多体型,完全被埃美特的巨大的身形比下去,是个小小的安慰。我不确定这些会有多少用处,不过看起来像是有。拜访者们(我一直逼迫自己为脑海中“敌人”一词寻找替代品----他们还没有证明自己是敌人,没有直接证明)放松成更随意的姿势,橄榄色的头领笑了,闪现出明亮整齐的牙齿。在恐慌发作的间隙,我带着隐约的学术兴趣看着血族的会面;这是我在之后需要了解的吸血鬼行为----如果我没有在此时此地死去。

 

“我们以为听到了些有趣的声音,”黑发吸血鬼说,“我是劳伦特;这是维多利亚和詹姆斯。”他示意了下红头发的女人和她旁边样貌普通的男人。维多利亚和詹姆斯交换了个眼神;我突然有种直觉,他们是伴侣,而劳伦特不是没有就是与其分离。

 

“我是卡莱尔。这是我的家人,埃美特和贾斯帕,爱丽丝,罗莎莉和埃斯梅,爱德华和贝拉,”卡莱尔说。他朝我们一群人泛泛地挥了挥手,避免把注意力转向个人。我有一瞬为他将我纳入他的家庭成员感到吃惊----不过他当然不会想为了劳伦特特意把我挑出来作为未来的儿媳介绍。

 

劳伦特将球场的器材看在眼里。“你们还有没有地方容纳几个额外的球员?”他问,听起来友好又好奇。我想知道我看起来会不会可疑地不像吸血鬼,在没有吸血鬼会在意的冷天里蜷缩在外套下。目前他们没有人想吃了我。我努力保持静止,让自己看起来不可食用。

 

“其实,我们打算结束了,”卡莱尔说,和劳伦特语气相似,听起来有些遗憾,仿佛他没有比与他面前的食人生物来一场球赛更想做的事情了。“也许下次吧。你们打算在本地久待吗?”

 

“我们之前在往北走,”劳伦特说,“但是好奇的想看看周围住的人。我们很久没遇到过同伴了。”除了他们的晚餐。不过晚餐大概不是什么好同伴,语无伦次的请求饶命,这还是在停下来允许晚餐说话的前提下……

 

“这个地区除了我们和偶尔像你们这样的拜访者之外基本上是空的,”卡莱尔说,劳伦特的血族看上去放松又随意;我好奇贾斯帕是不是在靠向他们,决定如果有的话要好好的感谢他。

 

“你们的捕猎范围是什么?”劳伦特询问,语气很随意。这个问题没有直接假定库伦一家捕食人类----他们一定看到了金色的眼睛,不过他们是否知道其中的含义?

 

卡莱尔描述了福克斯周边,声明中把拉普什也包含进去,虽然库伦从不去那里,然后说,“我们在周围有永久性的住宅。德纳利附近也有另一个像我们一样的永久性居住地。”

 

“永久性?”劳伦特问,看上去很感兴趣。“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还没有注意到我是人类吗?我的气息在场地上应该很强烈----风一直往反方向吹,不过即使我不在他们也应该能闻到我。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卡莱尔说,然后他邀请他们去家里----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不可能在不暴露人类的笨拙或是被人抱着的情况下离开。他难道想把队伍分开,让爱德华带着我从另一个方向走?他难道觉得只要劳伦特还有想要的信息,他就不会追捕我?劳伦特的确看起来很好奇----詹姆斯和维多利亚则不甚如此。

 

劳伦特说他很欢迎这一邀请。卡莱尔然后发出请求,让他们不要在库伦的领地范围内狩猎,理由是他们需要保持隐蔽。劳伦特很轻易就同意了;他的血族刚刚进食过。(我克制住颤抖。)然后卡莱尔开始说些别的,可是一缕微风正好朝着错误的方向沿着我吹过去……

 

爱德华变得完全僵硬,而詹姆斯突然,仿佛被聚光灯照到一样,面对我饥饿的蹲伏,牙齿裸露,鼻孔张得大大的。

 

爱德华像某种动物一样吼叫,不像我之前听到过吸血鬼们发出的无害的咕噜声----这是威胁,恶意满满,宣布只要詹姆斯踏出一步,爱德华就会杀死他。我害怕的理由太多了:我男朋友能发出这种声音。这些吸血鬼可能会杀了我。他们可能会杀了爱德华。他可能会杀了他们。如果他们有朋友,他杀了他们,他们可能来找……

 

“这是怎么?”劳伦特说,显然很吃惊。他似乎不像詹姆斯一样那么强烈地捕捉到我的气味----而维多利亚除了把注意力转移到她伴侣身上之外几乎没有别的反应----不过他很显然明白了目前的形式。

 

“她是我们的一员,”卡莱尔告诉他们,这一声明更多是朝着詹姆斯,而不是劳伦特。

 

“你们带了零食?”劳伦特不可思议地问。他的脚往前走。爱德华的嘴唇卷起,露出了全部牙齿,他发出了另一声更加凶狠的吼叫。

 

“我,”卡莱尔尖锐地纠正,“她是我们的一员。”

 

劳伦特目瞪口呆。“可她是人类。”他听起来没有敌意----可他也没有采取行动阻止詹姆斯,他还是看着时刻准备跳起来。埃美特稍微调整了下姿势,詹姆斯缓缓直起身,可还是继续盯着我----爱德华没有动。

 

“似乎我们对彼此还有很多需要了解,”劳伦特说,试图化解敌意。如果贾斯帕在运用他的才能,它很显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有效。

 

“的确。”卡莱尔紧绷地说。

 

劳伦特继续。“不过我们很想接受你们的邀请。还有,当然,我们不会伤害那个人类女孩。就像我们说的,我们不会在你们的领地捕猎。”

 

詹姆斯难以置信地看着劳伦特,然后瞥向维多利亚,她的眼睛在不同的面庞上跳跃,从未在某一处停留过久。她看上去很不安,不过没有吃掉我的兴趣----如果我判断的对的话。

 

卡莱尔平稳地看着劳伦特,然后说,“我们会给你带路。”然后他叫贾斯帕,罗莎莉和埃斯梅加入他和外来的血族。他们形成了一条线,将我挡在视线之外。爱丽丝在他一表明不想让她加入大部队时就出现在我身边;埃美特更不情愿地落在后方,在他后退加入我们时视线一直固定在詹姆斯身上。

 

我还坐在草坪上,因恐惧而僵硬。爱德华干脆地把我抱起来,抱得我如此之紧,几乎是要不舒服了,不过这比蜷缩在外套里要好。我们四个穿过森林离开。树荫之下一片漆黑;即使是丝缕透过云层照亮过场地的阳光在树叶之下也不再可见。爱德华在奔跑时通常显得很喜悦,不过这次不是----他是在靠着纯粹的愤怒奔跑。我怀疑在我的种族暴露的一瞬间,对他来说避免攻击詹姆斯有多困难。

 

我们到达了埃美特的巨型吉普,爱德华把我扔进后座。埃美特坐进我旁边,爱丽丝坐了副驾驶,而爱德华在发动引擎。

 

“我们要去哪?”我小声问,在我找到自己的发声器官之后。

 

“离开。”爱德华紧绷地说。他听起来像是不想回答我,仅仅是因为不得不回应才机械地回答我。速度表因为他疯狂的速度而不堪重负。在黑暗中我看不出汽车在朝着哪个方向开。“我们必须带你离得远远的。现在。”

 

 

 

 

 

 

 

 

 

 

 

“为什么?”我问。“这没有道理;劳伦特说过他们不会在你们的领地捕猎,我待在这里才会更安全。”

 

“詹姆斯不会遵守协定,”爱德华紧绷地说,用极大的努力逼迫每个字从喉咙里说出来。“他是追踪者。”

 

埃美特显然对这个词做出了比我更多的反应,他在座位中变得僵直。爱丽丝似乎也认出了这个词。我说,“一个什么?”

 

“他有一种能力,”爱德华说,“捕猎是他的爱好,他的执念。而他想要你。你是他最无法拒绝的猎物类型----一个大型血族的保护者们之下的脆弱元素。他现在完全投入于狩猎,除非我们杀掉他才能停止。”

 

“那为什么要跑?如果他要一直跟着我,除非你死我活,”我说,“那最后必定要有一战,是不是?在自家领地上开战一定会有些优势。还是说你的意思是他会在我被转变之后停手,你需要带我去阿拉斯加的堡垒,让我能在那里藏三天,提前让我转变成吸血鬼?”

 

“他不是我们的对手,爱德华,”埃美特说。他听起来很喜欢开战的可能性。

 

“那个女的,她和他在一起,”爱德华说,“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的领头人也会加入他们。”

 

“我们人手足够,”埃美特嗤之以鼻。

 

“我相信你们能打败他们,”我说,“可我不确定你们能没有伤亡。爱德华,如果我转变的话他失去兴趣吗?这是不是你的计划,还是说你单纯认为我余生可以在一系列飞机上度过,直到有机会把我放到太空殖民地之类的地方?”爱德华没有回答。也许他也不知道----他的读心术只能捕捉到表层的想法,会遗漏出这样的空白。

 

爱丽丝说,“我没有看到他做出攻击。他会等到我们让她落单的时候。”

 

爱德华低吼。“他花不了多久就会意识到这不可能发生。”

 

“如果他觉得狩猎受到保护的脆弱人类很有趣,等到你离开再去我家找我有什么意义-----”剩下的话将我噎住了,“查理。如果他在镇子上闻到我的气味他会找到查理。”

 

“她说的对,”爱丽丝说。

 

“这难道不会很有趣,”我说,“这样对詹姆斯来说难道不会更有趣,如果他将我父亲作为人质,让我绝望地与你们作对,离开我的保护场所来交换查理的性命?”

 

爱德华再次怒吼;我开始为方向盘的结构完整感到担心。

 

“那我们把他也接上,”埃美特说,“如果詹姆斯还在等着我们让她落单,这样做是安全的,是不是?”

 

“转变查理不是计划的一部分!”我喊,“如果我们带上他,即使你们能完美地伪装成人类,我们的选择还是一辈子逃亡或是最终与詹姆斯一战。而你们不会觉得他会听话的走,是吧?查理远远比我更扎根于福克斯。他有热爱的工作,在乎的长期友谊,他整天待在奎鲁特保留区……”

 

爱德华咬紧牙关。“血族拜访了房子。劳伦特还在那里,和卡莱尔说话;詹姆斯和维多利亚在里面转了转,然后走了,”他报告。他开的很快,不过我猜他家人的思想也许刚好还在范围内。“他们声称会沿之前的路线走,在查理的视线范围内朝着正确的方向离开,不过很容易就能折回头。劳伦特在表达拜访德纳利的兴趣。”

 

“听着,”我说,“我们这样完全混乱了。”

 

“你有什么主意?”爱丽丝问。

 

“我现在还没有。等等。”我深吸一口气。

 

我想要什么?

 

我想活着。我想要查理和库伦一家活着。顺序----如果我想拥有最好的得到我所想要东西的机会,我必须对自己坦诚----基本是这样。意识到我不会为查理去死让我感觉糟糕极了,而且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身处这种交换可能存在的情境中,不过我知道如果局势真的走到这一步,查理会坚持让我作为活下来的那一个,这略微弥补了罪恶感。

 

将我处于库伦一家之前,让我感觉稍微没有那么糟糕。爱德华,甚至更甚于查理,会将自己置身于任何危险中,如果这会给我更大的机会。我半怀疑他的情绪脆弱到他离了我真的会活不下去----如果我真的死掉,他会平静地将自己浸没在固体汽油中,在他令人迷惑的神学泥潭中希望能以某种方式与我重逢。其他人只是朋友----爱丽丝尤其是个好朋友----不过我仅仅是还没有认识他们足够久罢了。还有,他们也不会想让爱德华有将自己固体汽油的冲动。

 

如果大家的性命都有了保证,我想要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得救。我想坚持我原来的计划----上完这一学年,戏剧性地去欧洲私奔,然后在爱丽丝说可以安全进行的地方将我的父母和朋友一个接一个纳入进来。

 

我有什么?以及分支问题,我知道什么?

 

爱德华的最高优先是我的生命----不过他对于这一点的含义可能受制于坏逻辑的影响,不会轻易接受保证我生命的最佳方法。埃美特急于参战。其他的库伦成员,作为一个整体,准备好将我当成他们中的一员,甚至也许会保护我。他们有七个人;即使分成两组,每一组至少也与劳伦特的成员实力相当。

 

詹姆斯是追踪者,他人生的意义就是选择有趣的目标,并完全投身于得到他们。至少在我还是人类的前提下,他会跟着我,直到我们其中一方死去。他也许不知道爱德华和爱丽丝的能力,虽然他也许能猜出贾斯帕的。他见到过爱德华在球场上的行为,很可能会猜出其中有吸血鬼永世的伴侣这类关系,并知道爱德华(延伸之后,还有他的整个家庭)都觉得他对我是个威胁。维多利亚会支持他,典型的忠心耿耿的吸血鬼伴侣。虽然狩猎明显不是她的爱好,不然爱德华应该从她身上也能接收到相似的意图。劳伦特个人没有敌意,不过对峙起来会和他的血族站在一起。

 

在库伦这一边,钱不是问题。我觉得我不可能想出不需要直接购买一个小国家的计划,而这可能会对他们的财政造成永久性损伤。只要我有库伦家的一个成员站在我这边,不管我想出什么计划,我都可以自由进行财政消费。

 

得到我想要东西的最佳方案是什么?

 

疯狂的计划在我的脑海中成型,我试图将他们分类,将可行的与不可行的分开。

 

两件事中的其中一件在短时间内必须发生,除非爱德华在詹姆斯的不可阻止上出错:詹姆斯死或是我转变。转变也许不能保证阻止猎人,但是如果他打败了我的保护者,我会不那么脆弱(我没指望自己一进入吸血鬼生活就装备好专业的战斗技能,不过我在材质和威胁程度上与融化的棉花糖的相似度会少一些。)这一过程需要花费三天,不过在我瘫痪的时候让吸血鬼移动我也许是可以的。

 

“詹姆斯独自捕猎?”我问爱德华。

 

“对,”他低哼。他还是开得不可思议地快。我不知道他要去哪。

 

“爱丽丝,你能不能看到劳伦特和维多利亚是不是真的在往德纳利去?”

 

爱丽丝闭上眼睛;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聚精会神。“劳伦特是。”她最终说。

 

“劳伦特和他们一起只是为了方便,”爱德华说,“我说他在战斗中会和他们一起,那是说如果他们仨同时受到袭击……”

 

“应该有人给德纳利打电话,让她们将劳伦特挽留一段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我说。埃美特身上带着手机;他将它翻开,拨了个号码,一接起来就将现在的情况和请求喃喃概括给另一端的朋友。“维多利亚朝哪走?”我问爱丽丝。

 

“看起来她在……转圈子,在卡莱尔说的我们的捕猎范围北部,”爱丽丝说,“等着詹姆斯联系她或者回来。”

 

“她会自己等?”我确认。爱丽丝点点头。“詹姆斯在改变计划之前会等多久让我落单?”

 

“大概……两天?三天?他还没决定。”她说。

 

“如果,”我说,“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们绑架维多利亚,会怎样?”

 

 

 

 

 

 

 

 

 

 

 

车子里又充满了吸血鬼让我跟不上的喧哗对话,我皱眉,十分恼怒。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如果有什么是詹姆斯比弄死我更在意的,那当然会是维多利亚-----如果我们有一小会儿冗余时间,五个库伦成员应该去抓住她,与此同时两个人待在家里,即使詹姆斯突然提前对我采取行动,我们人数上还是占优势。之后就有了詹姆斯的筹码,或者诱饵,取决于情况----如果我漏掉了重要的信息,我希望他们能告诉我。我更努力地去听。我捕捉到的词语是名字----库伦的,还有另一个血族的成员的----而这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嘿,”我说,“我不喜欢像这样被排除在对话之外。”

 

“抱歉,贝拉,”爱丽丝说。“我们很喜欢你的主意。我们只是在讨论策略----谁应该留下来看着你,谁应该去抓她,还有一旦抓住她我们该怎么办。”

 

“还有别的困住吸血鬼的方法吗?除了,你懂,用手抓住她?”我问,模仿抓住人手腕的动作。

 

“不算有----除非用我们没有的能力,”埃美特说,“不过两个人就可以做到,尤其是如果贾斯帕也参与其中。”

 

“劳伦特不参与,我们就多出五个人分配给确保他不救走维多利亚和确保他不抓到你。”爱德华嘟哝,“如果贾斯帕和,假设是埃斯梅,困住维多利亚,而爱丽丝和我看着你,而埃美特,罗莎莉和卡莱尔一起对峙詹姆斯……他们其中一个必须和爱丽丝保持通话,让她指挥他们。或者爱丽丝应该去,罗莎莉和卡莱尔应该和你待在一起……”他焦虑着,不过他显然不像之前那样明显充满着为我恐惧和对詹姆斯的愤怒。这是在策划,而不是绝望逃命。

 

“我们要去哪?”我直戳了当地问。

 

“哦。”爱德华皱眉,开始减速。“我打算开去机场的。我想我们可以带你回家。你可以告诉查理你想让爱丽丝过夜;我会从窗户进去。”他提议。吉普降到能安全的掉头速度。

 

“这也行,”我同意,“我们怎么在上学的时候保护查理不被抓做人质?我该不该装病?”爱丽丝看到如果我在告诉查理生病之前让吸血鬼结结实实地抱上好几分钟,我很容易就会浑身冰凉又黏糊糊的,足以说服他让我待在家里。通过给卡莱尔打电话抱怨我不该在查理工作时一个人在家,从而得到他的“许可”,她可以公开待在我身旁。爱德华,当然,会躲在近处。

 

“我们还应该让维多利亚活着吗?”埃美特问,“光绑架她就要牵制住两个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她杀了。先扯些头发证明我们抓住了她,然后说不定控制住她一会儿,问出些私人信息,让爱德找出答案,这样就能向詹姆斯“证明”我们把她囚禁在某个地方。不过之后----我的意思是,我们是要杀死詹姆斯的,你懂得。她不会受得了的。早了断比晚了断好。”

 

爱德华和爱丽丝似乎认为这个问题很有道理。我为谋划维多利亚的死亡感到有些恶心。我知道她是谋杀犯,大概也没有切实存在会停止杀人的可能,而且她大概不能在非暴力的情况下容忍她伴侣的死亡,而这为了自保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不过维多利亚个人还没有对我做出过什么,甚至没有这么做的意图,而这似乎让这件事的立场不同。我没有提出来。我想活,我告诉自己。而这是事实:我对实施维多利亚的死刑的不安无法与当詹姆斯像看着琼浆玉液一样看向我时我感到的令人厌恶的恐惧比拟。

 

她接下来会吃掉的人说不定也想活。

 

 

 

 

 

 

 

 

 

 

 

 

 

爱德华不那么疯狂地朝我家开去。埃美特在路上给妻子打了电话,朝罗莎莉低语了些过于夸张的情话,使得她有充足的理由离开劳伦特的听力范围,然后对她概括了整个计划。我们大约十点钟回到了我家,然后我跳进门,和爱丽丝手挽着手,请求查理让她过夜,吃力地倚赖着我有限的演技。爱丽丝比我擅长多了,滔滔不绝地说着要涂指甲,还说她等不及要编我的头发,因为她的太短,罗莎莉和埃斯梅又不让她编,还有她必须向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吐槽她的男友,还有----查理终于挥挥手让我们上楼,被女孩子的激动情绪弄得不知所措。爱丽丝兴高采烈地尖叫着跟在我后面上了楼,我觉得这点不是很有必要。

 

我们进房间时,爱德华正等在那里----踱着步。“你可不可以面壁一会儿,让我换下衣服?”我对着他说。他微微叹气,听话地看着我的衣橱门。我感激地跳到睡衣里去----我也有点想要洗澡,但我不确定爱德华能在平静下来一点之前忍受我离开他视线那么久。这可以等。如果吸血鬼对我的气味感到困扰,那决不是因为污渍。我当天的衣物因为坐到草坪上而沾满泥土,上面还满是为性命担忧而出的汗水。我把它们扔进洗衣篮。

 

爱丽丝一看到劳伦特离开了库伦宅,就给埃斯梅打了电话,问她要过夜包(里面放着一系列十分不符合过夜包性质的应急物品,例如好几千美元的现金,以防我们需要跑路)。埃斯梅按指示给查理闲聊了两分钟,她的傻闺女什么也不带就自作主张要来过夜,哈哈哈,她把包放到楼上就走。她把包留给了我们,给爱丽丝和爱德华的额头上各种下一吻,拍了拍我的头发,然后又出去了。去帮忙杀维多利亚。

 

我希望维多利亚不会杀死他们任何一员。

 

五个吸血鬼,包括贾斯帕,应该足以拿下一个没有超能力,或者超能力不起眼到爱丽丝和爱德华都没注意到的吸血鬼。如果他们没有死去,只是被撕成了碎片,他们可以再被拼起来----她不会有机会把他们碾成粉末,也没有点火的材料---

 

想这些让人心痛。我上了床,把脑袋埋到枕头里。爱丽丝站在窗户前,爱德华站在门口,无眠,警戒,以此同时我毫不费力地睡着了。

 

 

 

 

 

 

 

 

 

爱德华和爱丽丝是我接下来三天时刻不离的同伴,而我整天待在我的房间,或者五尺之外的卫生间。(当爱丽丝提出当她对詹姆斯的预视清晰可见时,我也许不需要人陪也能去厕所时,爱德华对她怒目而视,于是她便陪我去;我一段时间后就习惯了。)查理在附近时他们会藏起来;幸运的是,他不会翻我的东西。

 

周一早上很早的时候,爱德华简短地与卡莱尔交替职位,以便实施埃美特的想法,从不甚配合的维多利亚那里获取私人信息。他几个小时后回来,神情严肃,但是明显看待全世界和其中敌对吸血鬼的数量顺眼了许多。维多利亚有一部手机,但是没有和詹姆斯联系的号码;他会先给她打电话。所以近期就没有拿她当诱饵引诱詹姆斯落入圈套的计划了。她只能用来在战斗到来时让他措手不及。

 

埃斯梅和罗莎莉在我父亲上班时跟踪着他,以防詹姆斯试图找他。卡莱尔正常去上班,放出话来他的孩子们都生了病,并费心让其有医学可信度。

 

詹姆斯很犹疑不决。爱丽丝第十次对自己怒吼着抱怨头痛时,我开始怀疑他不知怎地知道她的能力。如果他是那么棒的猎手,他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脆弱的计划,然后又那么轻易地抛弃?这在阻碍我们,而且相当有效,不过对大多数目标来说只会让他停滞不前。也许只要能以最优雅的方式毁灭他的猎物,他不在乎中间花的时间多一点。

 

不过爱丽丝的确能一直相当稳定地看到他最近计划的闪现。从这些闪现中她能够得出结论,在周四早上的时候,他身处亚利桑那州。

 

把这一信息从爱丽丝嘴里掏出来像拔牙一样痛苦。我知道她看见了些什么,因为她和爱德华对彼此做出那种他在读她时的表情,而他说活声音太小,我什么也听不见,即使是速度太快的乱语也没有。

 

“为什么,”当我终于试探得她说出这一信息时,我问,“你们不告诉我詹姆斯在亚利桑那州?如果他在西伯利亚会更好,不过比起,比如,西雅图来说,亚利桑那州也挺好的。”

 

“因为你母亲住在亚利桑那。”爱德华不情愿地说。

 

“没错,”我说,“不过她现在不在那里。她在弗罗里达,和菲尔在一起。”我不用离开房间也能轻易做的事情之一(除了安吉拉每天给我带的作业,逼迫我做出让人信服的生病的假象)就是和蕾妮通过邮件保持联系,不过吸血鬼们显然没有偷看我的通信。

 

,”爱丽丝说,她看起来觉得自己非常傻。

 

“那詹姆斯为什么会在那里?”爱德华问,把双手挥向天空。

 

“我不知道,”我承认,而我的确不知道。当然这会和蕾妮有关,不过他也许生命中还有什么别的任务要完成。而这牵扯到去亚利桑那,虽然他之前在向北往华盛顿走……而且想在与此同时让他的伴侣等着他(他目前是这么认为的)……而这一点没有道理。也许他以为蕾妮在那里,在他发现她不在时就会离开。我试图想出他有没有什么能定位她在佛罗里达的方法,不过我的守护者们都不知道。她没有可以留下纸条的人。不过,房子里到处都是关于菲尔职业的信息,聪明人能够凭这些得出他的去向----拓展得出她的去向。这是个线索。詹姆斯得到的多于我所愿意的线索。

 

“他会去佛罗里达吗?”我问爱丽丝,语调因为可能的头痛而十分抱歉,“还是会在亚利桑那待很久?”

 

她皱起脸来,看着很不开心,“我……我看见他在佛罗里达。没错。我不确定具体在哪,不过……这是个线索。他会去佛罗里达。”

 

我透过牙齿吸了口气。“我们需要我母亲的消息。”

 

“我们已经太过分散了。”爱德华焦虑道。

 

“我的母亲,爱德华,”我厉声说,“如果有人试图通过找上埃斯梅来伤害你,而她自身又不是吸血鬼,你也会想要保护她。”

 

这无可争议。最终决定是爱丽丝应该离詹姆斯尽可能的近,以便给大家最好的杀死他的机会,从而让守卫变得没有必要。同样的道理其实也适用于爱德华,不过他拒绝离开我身边,于是贾斯帕代替他和她一起去。埃美特也去了,作为生理上最强的战士。他们周三早上离开,爱丽丝保证这样他们还是会在詹姆斯之前到达佛罗里达。

 

卡莱尔不工作时,他待在我家。查理不工作时,埃斯梅和罗莎莉也是一样。不过在白天,就是我和爱德华。

 

我不得不注意到,在周三下午到来时,爱德华的眼睛十分接近黑色。

 

“你需要捕猎,尽快,”我说,“今晚,在其他人来了之后。”

 

爱德华咬紧牙关。他从不喜欢离开我,而詹姆斯想让我死这件事并没有提升他在我没有好端端地在他眼皮底下时独自正常运作的能力。不过我不能和他一起狩猎,如果他变得更加饥饿,他对我几乎是同样大的危险。于是爱德华当夜溜走,之前先花时间为我掖好被角。

 

再说,詹姆斯远着呢,也许已经到达佛罗里达或者在赶去那里的路上,被加起来是他四倍体型的三个吸血鬼追赶。

 

于是当他还是抓住了我时,这自然十分出乎意料。

 

 

 

 

 

 

 

 

 

 

 

 

 

他抓住我时我正在睡觉。当我醒来发现我被绑在由詹姆斯驾驶的急速行驶的汽车后座上时,我猜测氯仿或是类似的东西参与了其中----不然我一定会醒来。我想不出的是詹姆斯是怎么绕过卡莱尔,埃斯梅和罗莎莉的。我同样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活捉我。

 

巧的是,他没有堵住我的嘴,于是我花了十分钟逼迫让人麻木的恐惧感退到幕后,让自己能问问题。如果他想让我死我早就死了,我告诉自己,我没有死。他要去某个地方。他在到达之前都不会杀了我。惧怕在任何方式,形式和形状上都没有用。我对自己重复这几句话,让它们循环奔驰过我的脑海,试图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后座上,虽然这不可能。完全使自己不受恐惧影响也是一样。恐惧太符合当下的局势,无法被轻易忽视。我刚刚能把它推到一边,让自己能绕过它思考。并说出句子,或者说部分句子,虽然它们像果冻一样瑟瑟发抖。

 

“怎么……?”

 

詹姆斯笑了。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右边嘴角向上翘起。“你好,贝拉,”他说,“我打赌你很好奇。我在杀死你的时候会告诉你各种有趣的小知识。我打算给你男朋友寄盘录像,这样会更有趣。不过我没有兴趣重复自己的话。”

 

我的大脑飞奔着采取行动。

 

我想活。我有言语的力量。我怎么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于是我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不知道?”我问,假装很吃惊。我不需要掩盖住我声音中的害怕----我在惊慌中编织出来自保的谎言不需要我假装刀枪不入,或者一心求死,于是我还能表现得像真实情况一样惧怕,只要这不会影响我说话。不过我的确需要将其他事情置于恐惧之上。“关于奖赏的事情?可是你没有别的原因绑架我了,”詹姆斯什么也没说时,我试探。

 

“你在说些什么?”

 

“等等----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留着我?”我问,“难道不有些奇怪吗?”

 

“那,不是因为你男友?”

 

我轻微地嗤了一声。“他朝你吼你就这么觉得?不,我相信这样的话一切都会美好许多,”我说。我的声音在真正的恐惧和虚假的蔑视之间摇摆,造成了有趣的效果。“他只想把我毫发无损地交给沃尔图里,来换取奖赏。”

 

“嗯哼,”詹姆斯不信---还不太信----可我还没说完。

 

“他们没有直接告诉我很多----没有必要,”我说,“可他们会背着我说话。既然他们从不让我落单,他们也没多少选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破他们的防线的。他们说我是女巫,还说沃尔图里喜欢转变女巫。他们和某个有好笑拉丁名字的人通了电话----凯厄斯,我觉得----达成了交易,他们会把我交给这些沃尔图里人。”

 

“沃尔图里开了什么条件?”詹姆斯问,开始好奇了。

 

“我试试能不能想起来原话……和什么不用遵守保守秘密的特权有关,”我沉思,“我猜他们是真的很喜欢有个永久居住地,希望它能……更永久一些?即使是别人注意到他们不会变老也没有关系?他们总是在说要确保谣言不会散播得太远,只是这一个镇子而已。不过他们还是真的很想要。足够让他们把我交给这些沃尔图里人。他们要等好几天才能带我去意大利,因为没和他们通电话的另外两个人,阿罗和另一个拉丁名字的家伙……马库斯还是什么?”

 

詹姆斯轻微点了下头,现在更投入于这场对话了。“阿罗和马库斯,”我继续,“他们出城去处理某个打破规矩的人。沃尔图里一定很有权势,啊?”我惊叹,“我是说,这些人困住了我,我本会逃走的,可是我做不到。而他们还有七个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我弄出来的,厉害啊。我想象不出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感到害怕,不过肯定的是,他们一举一动都想先有沃尔图里同意。”我停下,确保效果,“哇塞。我猜沃尔图里最后还是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女巫一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定会把他们全杀了。活该,”我怒啐。言外之意就是詹姆斯,如果要为丢失掉他们渴望的女巫负责的话,同样有接受沃尔图里怒火的风险。

 

这是谎言。用太少的时间和太多的肾上腺素调制出了的胆大包天的谎言。不过他知道我完全有理由满嘴跑火车,而且已经准备杀了我,并已经有杀死我的手段。我告诉他的一切能让他不那么快的杀死我的东西都是潜在的进步。

 

如果他显现出任何因为我在说话,或是我可能在撒谎而生气的迹象,我就会退缩。我想把自己塑造为可以被摧毁可以被用来交换珍贵奖励的有用之物,而我不想让他积累足够的怒火,为了报复而选择第一个选项。如果我让他生气,或者表面上看来是他生气或者生气情绪的来源,会比没用更糟糕。

 

不过詹姆斯没有生气。他得到了自己的目标。他本可以堵住我的嘴却没有。他本可以在我开始讲话时让我住嘴,却没有。

 

沃尔图里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能确定无疑杀死詹姆斯,并且是除了库伦和德纳利血族之外可能不会杀死他的群体。而且詹姆斯还知道他们。我没有记住过碰头地点之类的信息来引诱他去。于是我的希望是沃尔图里真的喜欢女巫。并且希望我的女巫能力能足够强大,能向他们的读心者证明我的说法。

 

“沃尔图里从来没干过这样的事情。”詹姆斯评价。

 

“看起来是很怪,”我说,“我觉着他们统治吸血鬼世界已经有,大概,好几千年了吧。”我试图听起来有点愚蠢,蠢到没办法故意欺骗詹姆斯。我希望我没有用“觉着”这个词。我继续,这次更加小心,“也许他们觉得保守的秘密早晚也要下地狱,既然现在的科技已经这么,你懂的,高科技,躲藏起来变得更难了。而他们想先得到更多女巫,这样秘密暴露的时候他们还能掌权。”

 

詹姆斯聪明到能把这些措辞糟糕的假设拼凑到一起。“那这个奖赏也不算什么了,不是吗?”

 

“我猜是这样。之前抓住我的那些人真的很想要。不过,我说,如果你已经永生了,我觉得几百年之类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久了?我不知道哎。可能要花这么久才能让那种特权没有用处。听着是段挺长的时间。”

 

“这是沃尔图里能提供的唯一的奖赏,”他问,“还是那些人特别向他们要的?”

 

“我不确定。我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钱,不需要更多,”我说,“我不知道沃尔图里还承诺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他们都有什么。”

 

“嗯。”

 

“嘿,”我说,“你也是女巫吗?”

 

他讥笑。“只有一点点。”

 

“你见过沃尔图里吗?他们长什么样子?”

 

“他们一般不喜欢被打扰,”他喃喃,“光去拜访他们都不值得这些麻烦……”

 

“哦。”我说,陷入沉默。得给他的思维更多时间思考。

 

他可能想的有好几件事情,许多都对我有利。他可能惧怕沃尔图里,想要对规则的特权作为珍贵的奖赏。他可能钦慕他们,想征得他们的好感。我可以想象如果他的目标知道他要来,并试图抵抗,会让狩猎变得更为有趣,虽然非吸血鬼族类的抵抗不太可能特别有趣。

 

我决定----目前而言----不要提及维多利亚。这可能会让他愤怒。我需要他好奇,野心勃勃,热爱冒险,而不是愤怒。而且我不知道他对戏剧性的喜爱能在多大程度上打败他的嗜血性,能让他冷静地开车带我到处走。怒火不可能将这一平衡朝着正确的方向倾斜。

 

“你要带我去哪?”我几分钟后问。

 

“机场。”他说。

 

“西雅图?”我问,“还是某个小机场?”

 

“西雅图。”简短的回答似乎不是继续闲聊的好兆头,于是我把脑袋放回到汽车后座上,试图睡着。我没怎么成功,不过我们到达机场之前我的确半眯了一会儿。

 

虽然我被绑了起来,我刚好能够将手指交叉。

第十章血族

 

接下来的一个月几乎是风平浪静。

 

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四,我和爱德华一起逃了生物课:他提醒了我课程内容包含测血型。虽然他评论道像他这样整天和我待在一起,他大概已经发展出了容忍即使是被暴露在空气中的其他血液的能力,冒这个险也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他有过那样的过去。而我很有可能会昏倒----我在第二天这么向老师解释,语气十分抱歉,避免了被关禁闭。

 

接下来的周六,我和我的人类朋友们按计划去了海滩。我想邀请爱德华一起----麦克和安吉拉终于宣布了他们对彼此的重要性,而埃里克和劳伦依稀朝着那个方向在发展,除了安吉拉,大家看上去都有点成双结对的。可是爱德华不能去奎鲁特的领地,而第一滩就在合约范围内。

 

我们待在那里时一些奎鲁特孩子出现了;雅各布,和他们一起,直接向我走过来。我在问候他之后抱怨了好几句爱德华不在这里。这使得雅各布告诉了我关于库伦一家的“恐怖故事”,一旦他意识到和我约会的就是那个爱德华。这些故事没有为我增加新的事实,除了关于部落法律依旧禁止杀戮狼人这一小点信息。我倒是让他吐露了一点成员名单:雅各布的确是部落长老的子孙,并给我指出了海滩上好几个祖先让人感兴趣的孩子。我很确定,在适当的条件下,他们都会转变成狼人,前提是那种基因依旧存在。我不知道的是,这些是不是足以作为年轻的奎鲁特人的样本----潜在的狼人更经常在一起玩也不是不可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这群人会一起来。

 

十三号,星期日,我又去了吸血鬼的棒球场,这次是为了观看棒球场本来存在的目的。库伦们都喜欢打棒球,不过因为吸血鬼用尽全力击打棒球的声音非常响,他们决定只在附近会打雷,能遮掩住他们的活动时才会玩。限制比赛日期的条件还有他们在打球时不想被淋湿,这就使得合适的日子寥寥无几,不过爱丽丝完全可以提前预知这些日子。爱德华从我家把我接过去(大部分路程用车,然后把我从房子抱到球场。)

 

正如现任灵媒所预测的一样,当福克斯镇被倾盆大雨覆盖,被闪电照亮时,球场十分干燥。我坐在埃斯梅旁边的草坪上,她在其他人打球时做裁判,使得队伍各为三人。吸血鬼棒球赛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快到眼睛看不清。我大多数时候是在看球员准备动作之前站着不动时脸上的表情----从沮丧到胜利不等。有时他们会彼此斗嘴,说出还算有创意的辱骂之词(虽然我无法得知这些是不是首次出现)。埃斯梅和我在她不需要喊出安全和出局的时候闲聊天。

 

游戏开始十五分钟后,爱丽丝在第一垒和第二垒之间僵住了。埃美特使她出局,他的动量之间把她撞翻在地。她重新跳起来,表情沮丧,嘘声把埃美特和他的抗议赶走。爱德华,在外场,闪现得更近,站在妹妹身边。“爱丽丝,”他喃喃。我看见他嘴唇在动,我知道其他吸血鬼能听见他们之间传递的信息,可我不能。她看见了些什么,他在看着她的预视,而这让他们二人不安……

 

爱德华出现在我面前,其他人更缓慢地靠近,形成松散的半圆。“贝拉,”爱德华说,“这个地区还有三个吸血鬼,不是我们的朋友。爱丽丝之前看见过他们,不过他们一直坚定的向北去,从来没有靠的很近,直到他们听见我们打球,他们能听出来不是雷声。他们很好奇。我带着你不能像独自一人的时候跑的那么快,我们最不想要的就是他们开始追捕你。”他用慢到刚能让我跟上的语速说完这些,一通知完我就转向他的家人,他们开始飞快的对话。我捕捉到几个词。

 

“……饥渴?”某人的声音,也许是埃斯梅,说。爱德华摇摇头----我觉得是回答这个问题----这似乎让人小小的松了口气。

 

“只有三个……”埃美特不屑一顾。

 

“多快?”我觉得是卡莱尔。答案里有个“五”,不过我没听见单位----我觉得,分钟更有可能……

 

“大家,”卡莱尔盖过激动的嗡嗡声说,其他人安静下来。“咱们继续打球。爱德华说他们只是好奇。”

 

“埃斯梅,你接球,”爱德华用坚硬的语调说,“我裁判。”她没有抗议,飘到她的位置。爱德华把自己放在我面前,愤怒地看着远方。看着我猜测其他吸血鬼即将靠近的方向。

 

“有能让我闻起来不那么显眼的方法吗?”我问。

 

“把你的头发放下来。”爱德华说,小声的低吼----显然是预期一场干架。我把头发从马尾辫里掏出来,摇落到我的脸上。我尽可能小的在外套下缩成一团。看着不好吃,我告诉自己,不过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如果真的打起来,库伦家会赢,我觉得----人多势众----不过会有伤亡。有人可能会死。爱德华可能会死。我抬头看他,透过头发形成的帘子的缝隙,我知道如果这会拯救我,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死。

 

我闭紧嘴唇,憋住因为危险的形式而升起的想要说的话----现在进行这个对话不是好时候;戏剧性,但是不明智,我不想变得戏剧化,如果这会让别人更加危险……

 

比赛紧张地进行。击球手都很克制,不想让人去追在正常情况下会跑出球场的球。外场选手在巡视空地的边缘,对比赛关注甚少。

 

然后那些吸血鬼们就到了。他们有三个:有着沙色头发的样貌平平的男性吸血鬼先进入场地,然后退后让一个深色头发,更加壮硕,粉笔白的皮肤上带有奇怪的橄榄色的男吸血鬼领头。最后一个是有着明亮橘红色头发的女人,她的头发很长,卷曲,里面全是树林的碎屑。他们都有着野蛮的,猫一样的步伐,显然有捕食性,穿着背包客的衣服,却没有鞋子。

 

他们的眼睛是深酒红色。

 

卡莱尔不带威胁性的张开双臂迎接他们;埃美特稍微偏左跟着他,贾斯帕在他右边。注意到陌生血族的头领刚刚和贾斯帕差不多体型,完全被埃美特的巨大的身形比下去,是个小小的安慰。我不确定这些会有多少用处,不过看起来像是有。拜访者们(我一直逼迫自己为脑海中“敌人”一词寻找替代品----他们还没有证明自己是敌人,没有直接证明)放松成更随意的姿势,橄榄色的头领笑了,闪现出明亮整齐的牙齿。在恐慌发作的间隙,我带着隐约的学术兴趣看着血族的会面;这是我在之后需要了解的吸血鬼行为----如果我没有在此时此地死去。

 

“我们以为听到了些有趣的声音,”黑发吸血鬼说,“我是劳伦特;这是维多利亚和詹姆斯。”他示意了下红头发的女人和她旁边样貌普通的男人。维多利亚和詹姆斯交换了个眼神;我突然有种直觉,他们是伴侣,而劳伦特不是没有就是与其分离。

 

“我是卡莱尔。这是我的家人,埃美特和贾斯帕,爱丽丝,罗莎莉和埃斯梅,爱德华和贝拉,”卡莱尔说。他朝我们一群人泛泛地挥了挥手,避免把注意力转向个人。我有一瞬为他将我纳入他的家庭成员感到吃惊----不过他当然不会想为了劳伦特特意把我挑出来作为未来的儿媳介绍。

 

劳伦特将球场的器材看在眼里。“你们还有没有地方容纳几个额外的球员?”他问,听起来友好又好奇。我想知道我看起来会不会可疑地不像吸血鬼,在没有吸血鬼会在意的冷天里蜷缩在外套下。目前他们没有人想吃了我。我努力保持静止,让自己看起来不可食用。

 

“其实,我们打算结束了,”卡莱尔说,和劳伦特语气相似,听起来有些遗憾,仿佛他没有比与他面前的食人生物来一场球赛更想做的事情了。“也许下次吧。你们打算在本地久待吗?”

 

“我们之前在往北走,”劳伦特说,“但是好奇的想看看周围住的人。我们很久没遇到过同伴了。”除了他们的晚餐。不过晚餐大概不是什么好同伴,语无伦次的请求饶命,这还是在停下来允许晚餐说话的前提下……

 

“这个地区除了我们和偶尔像你们这样的拜访者之外基本上是空的,”卡莱尔说,劳伦特的血族看上去放松又随意;我好奇贾斯帕是不是在靠向他们,决定如果有的话要好好的感谢他。

 

“你们的捕猎范围是什么?”劳伦特询问,语气很随意。这个问题没有直接假定库伦一家捕食人类----他们一定看到了金色的眼睛,不过他们是否知道其中的含义?

 

卡莱尔描述了福克斯周边,声明中把拉普什也包含进去,虽然库伦从不去那里,然后说,“我们在周围有永久性的住宅。德纳利附近也有另一个像我们一样的永久性居住地。”

 

“永久性?”劳伦特问,看上去很感兴趣。“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还没有注意到我是人类吗?我的气息在场地上应该很强烈----风一直往反方向吹,不过即使我不在他们也应该能闻到我。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卡莱尔说,然后他邀请他们去家里----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不可能在不暴露人类的笨拙或是被人抱着的情况下离开。他难道想把队伍分开,让爱德华带着我从另一个方向走?他难道觉得只要劳伦特还有想要的信息,他就不会追捕我?劳伦特的确看起来很好奇----詹姆斯和维多利亚则不甚如此。

 

劳伦特说他很欢迎这一邀请。卡莱尔然后发出请求,让他们不要在库伦的领地范围内狩猎,理由是他们需要保持隐蔽。劳伦特很轻易就同意了;他的血族刚刚进食过。(我克制住颤抖。)然后卡莱尔开始说些别的,可是一缕微风正好朝着错误的方向沿着我吹过去……

 

爱德华变得完全僵硬,而詹姆斯突然,仿佛被聚光灯照到一样,面对我饥饿的蹲伏,牙齿裸露,鼻孔张得大大的。

 

爱德华像某种动物一样吼叫,不像我之前听到过吸血鬼们发出的无害的咕噜声----这是威胁,恶意满满,宣布只要詹姆斯踏出一步,爱德华就会杀死他。我害怕的理由太多了:我男朋友能发出这种声音。这些吸血鬼可能会杀了我。他们可能会杀了爱德华。他可能会杀了他们。如果他们有朋友,他杀了他们,他们可能来找……

 

“这是怎么?”劳伦特说,显然很吃惊。他似乎不像詹姆斯一样那么强烈地捕捉到我的气味----而维多利亚除了把注意力转移到她伴侣身上之外几乎没有别的反应----不过他很显然明白了目前的形式。

 

“她是我们的一员,”卡莱尔告诉他们,这一声明更多是朝着詹姆斯,而不是劳伦特。

 

“你们带了零食?”劳伦特不可思议地问。他的脚往前走。爱德华的嘴唇卷起,露出了全部牙齿,他发出了另一声更加凶狠的吼叫。

 

“我,”卡莱尔尖锐地纠正,“她是我们的一员。”

 

劳伦特目瞪口呆。“可她是人类。”他听起来没有敌意----可他也没有采取行动阻止詹姆斯,他还是看着时刻准备跳起来。埃美特稍微调整了下姿势,詹姆斯缓缓直起身,可还是继续盯着我----爱德华没有动。

 

“似乎我们对彼此还有很多需要了解,”劳伦特说,试图化解敌意。如果贾斯帕在运用他的才能,它很显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有效。

 

“的确。”卡莱尔紧绷地说。

 

劳伦特继续。“不过我们很想接受你们的邀请。还有,当然,我们不会伤害那个人类女孩。就像我们说的,我们不会在你们的领地捕猎。”

 

詹姆斯难以置信地看着劳伦特,然后瞥向维多利亚,她的眼睛在不同的面庞上跳跃,从未在某一处停留过久。她看上去很不安,不过没有吃掉我的兴趣----如果我判断的对的话。

 

卡莱尔平稳地看着劳伦特,然后说,“我们会给你带路。”然后他叫贾斯帕,罗莎莉和埃斯梅加入他和外来的血族。他们形成了一条线,将我挡在视线之外。爱丽丝在他一表明不想让她加入大部队时就出现在我身边;埃美特更不情愿地落在后方,在他后退加入我们时视线一直固定在詹姆斯身上。

 

我还坐在草坪上,因恐惧而僵硬。爱德华干脆地把我抱起来,抱得我如此之紧,几乎是要不舒服了,不过这比蜷缩在外套里要好。我们四个穿过森林离开。树荫之下一片漆黑;即使是丝缕透过云层照亮过场地的阳光在树叶之下也不再可见。爱德华在奔跑时通常显得很喜悦,不过这次不是----他是在靠着纯粹的愤怒奔跑。我怀疑在我的种族暴露的一瞬间,对他来说避免攻击詹姆斯有多困难。

 

我们到达了埃美特的巨型吉普,爱德华把我扔进后座。埃美特坐进我旁边,爱丽丝坐了副驾驶,而爱德华在发动引擎。

 

“我们要去哪?”我小声问,在我找到自己的发声器官之后。

 

“离开。”爱德华紧绷地说。他听起来像是不想回答我,仅仅是因为不得不回应才机械地回答我。速度表因为他疯狂的速度而不堪重负。在黑暗中我看不出汽车在朝着哪个方向开。“我们必须带你离得远远的。现在。”

 

 

 

 

 

 

 

 

 

 

 

“为什么?”我问。“这没有道理;劳伦特说过他们不会在你们的领地捕猎,我待在这里才会更安全。”

 

“詹姆斯不会遵守协定,”爱德华紧绷地说,用极大的努力逼迫每个字从喉咙里说出来。“他是追踪者。”

 

埃美特显然对这个词做出了比我更多的反应,他在座位中变得僵直。爱丽丝似乎也认出了这个词。我说,“一个什么?”

 

“他有一种能力,”爱德华说,“捕猎是他的爱好,他的执念。而他想要你。你是他最无法拒绝的猎物类型----一个大型血族的保护者们之下的脆弱元素。他现在完全投入于狩猎,除非我们杀掉他才能停止。”

 

“那为什么要跑?如果他要一直跟着我,除非你死我活,”我说,“那最后必定要有一战,是不是?在自家领地上开战一定会有些优势。还是说你的意思是他会在我被转变之后停手,你需要带我去阿拉斯加的堡垒,让我能在那里藏三天,提前让我转变成吸血鬼?”

 

“他不是我们的对手,爱德华,”埃美特说。他听起来很喜欢开战的可能性。

 

“那个女的,她和他在一起,”爱德华说,“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的领头人也会加入他们。”

 

“我们人手足够,”埃美特嗤之以鼻。

 

“我相信你们能打败他们,”我说,“可我不确定你们能没有伤亡。爱德华,如果我转变的话他失去兴趣吗?这是不是你的计划,还是说你单纯认为我余生可以在一系列飞机上度过,直到有机会把我放到太空殖民地之类的地方?”爱德华没有回答。也许他也不知道----他的读心术只能捕捉到表层的想法,会遗漏出这样的空白。

 

爱丽丝说,“我没有看到他做出攻击。他会等到我们让她落单的时候。”

 

爱德华低吼。“他花不了多久就会意识到这不可能发生。”

 

“如果他觉得狩猎受到保护的脆弱人类很有趣,等到你离开再去我家找我有什么意义-----”剩下的话将我噎住了,“查理。如果他在镇子上闻到我的气味他会找到查理。”

 

“她说的对,”爱丽丝说。

 

“这难道不会很有趣,”我说,“这样对詹姆斯来说难道不会更有趣,如果他将我父亲作为人质,让我绝望地与你们作对,离开我的保护场所来交换查理的性命?”

 

爱德华再次怒吼;我开始为方向盘的结构完整感到担心。

 

“那我们把他也接上,”埃美特说,“如果詹姆斯还在等着我们让她落单,这样做是安全的,是不是?”

 

“转变查理不是计划的一部分!”我喊,“如果我们带上他,即使你们能完美地伪装成人类,我们的选择还是一辈子逃亡或是最终与詹姆斯一战。而你们不会觉得他会听话的走,是吧?查理远远比我更扎根于福克斯。他有热爱的工作,在乎的长期友谊,他整天待在奎鲁特保留区……”

 

爱德华咬紧牙关。“血族拜访了房子。劳伦特还在那里,和卡莱尔说话;詹姆斯和维多利亚在里面转了转,然后走了,”他报告。他开的很快,不过我猜他家人的思想也许刚好还在范围内。“他们声称会沿之前的路线走,在查理的视线范围内朝着正确的方向离开,不过很容易就能折回头。劳伦特在表达拜访德纳利的兴趣。”

 

“听着,”我说,“我们这样完全混乱了。”

 

“你有什么主意?”爱丽丝问。

 

“我现在还没有。等等。”我深吸一口气。

 

我想要什么?

 

我想活着。我想要查理和库伦一家活着。顺序----如果我想拥有最好的得到我所想要东西的机会,我必须对自己坦诚----基本是这样。意识到我不会为查理去死让我感觉糟糕极了,而且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身处这种交换可能存在的情境中,不过我知道如果局势真的走到这一步,查理会坚持让我作为活下来的那一个,这略微弥补了罪恶感。

 

将我处于库伦一家之前,让我感觉稍微没有那么糟糕。爱德华,甚至更甚于查理,会将自己置身于任何危险中,如果这会给我更大的机会。我半怀疑他的情绪脆弱到他离了我真的会活不下去----如果我真的死掉,他会平静地将自己浸没在固体汽油中,在他令人迷惑的神学泥潭中希望能以某种方式与我重逢。其他人只是朋友----爱丽丝尤其是个好朋友----不过我仅仅是还没有认识他们足够久罢了。还有,他们也不会想让爱德华有将自己固体汽油的冲动。

 

如果大家的性命都有了保证,我想要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得救。我想坚持我原来的计划----上完这一学年,戏剧性地去欧洲私奔,然后在爱丽丝说可以安全进行的地方将我的父母和朋友一个接一个纳入进来。

 

我有什么?以及分支问题,我知道什么?

 

爱德华的最高优先是我的生命----不过他对于这一点的含义可能受制于坏逻辑的影响,不会轻易接受保证我生命的最佳方法。埃美特急于参战。其他的库伦成员,作为一个整体,准备好将我当成他们中的一员,甚至也许会保护我。他们有七个人;即使分成两组,每一组至少也与劳伦特的成员实力相当。

 

詹姆斯是追踪者,他人生的意义就是选择有趣的目标,并完全投身于得到他们。至少在我还是人类的前提下,他会跟着我,直到我们其中一方死去。他也许不知道爱德华和爱丽丝的能力,虽然他也许能猜出贾斯帕的。他见到过爱德华在球场上的行为,很可能会猜出其中有吸血鬼永世的伴侣这类关系,并知道爱德华(延伸之后,还有他的整个家庭)都觉得他对我是个威胁。维多利亚会支持他,典型的忠心耿耿的吸血鬼伴侣。虽然狩猎明显不是她的爱好,不然爱德华应该从她身上也能接收到相似的意图。劳伦特个人没有敌意,不过对峙起来会和他的血族站在一起。

 

在库伦这一边,钱不是问题。我觉得我不可能想出不需要直接购买一个小国家的计划,而这可能会对他们的财政造成永久性损伤。只要我有库伦家的一个成员站在我这边,不管我想出什么计划,我都可以自由进行财政消费。

 

得到我想要东西的最佳方案是什么?

 

疯狂的计划在我的脑海中成型,我试图将他们分类,将可行的与不可行的分开。

 

两件事中的其中一件在短时间内必须发生,除非爱德华在詹姆斯的不可阻止上出错:詹姆斯死或是我转变。转变也许不能保证阻止猎人,但是如果他打败了我的保护者,我会不那么脆弱(我没指望自己一进入吸血鬼生活就装备好专业的战斗技能,不过我在材质和威胁程度上与融化的棉花糖的相似度会少一些。)这一过程需要花费三天,不过在我瘫痪的时候让吸血鬼移动我也许是可以的。

 

“詹姆斯独自捕猎?”我问爱德华。

 

“对,”他低哼。他还是开得不可思议地快。我不知道他要去哪。

 

“爱丽丝,你能不能看到劳伦特和维多利亚是不是真的在往德纳利去?”

 

爱丽丝闭上眼睛;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聚精会神。“劳伦特是。”她最终说。

 

“劳伦特和他们一起只是为了方便,”爱德华说,“我说他在战斗中会和他们一起,那是说如果他们仨同时受到袭击……”

 

“应该有人给德纳利打电话,让她们将劳伦特挽留一段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我说。埃美特身上带着手机;他将它翻开,拨了个号码,一接起来就将现在的情况和请求喃喃概括给另一端的朋友。“维多利亚朝哪走?”我问爱丽丝。

 

“看起来她在……转圈子,在卡莱尔说的我们的捕猎范围北部,”爱丽丝说,“等着詹姆斯联系她或者回来。”

 

“她会自己等?”我确认。爱丽丝点点头。“詹姆斯在改变计划之前会等多久让我落单?”

 

“大概……两天?三天?他还没决定。”她说。

 

“如果,”我说,“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们绑架维多利亚,会怎样?”

 

 

 

 

 

 

 

 

 

 

 

车子里又充满了吸血鬼让我跟不上的喧哗对话,我皱眉,十分恼怒。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如果有什么是詹姆斯比弄死我更在意的,那当然会是维多利亚-----如果我们有一小会儿冗余时间,五个库伦成员应该去抓住她,与此同时两个人待在家里,即使詹姆斯突然提前对我采取行动,我们人数上还是占优势。之后就有了詹姆斯的筹码,或者诱饵,取决于情况----如果我漏掉了重要的信息,我希望他们能告诉我。我更努力地去听。我捕捉到的词语是名字----库伦的,还有另一个血族的成员的----而这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嘿,”我说,“我不喜欢像这样被排除在对话之外。”

 

“抱歉,贝拉,”爱丽丝说。“我们很喜欢你的主意。我们只是在讨论策略----谁应该留下来看着你,谁应该去抓她,还有一旦抓住她我们该怎么办。”

 

“还有别的困住吸血鬼的方法吗?除了,你懂,用手抓住她?”我问,模仿抓住人手腕的动作。

 

“不算有----除非用我们没有的能力,”埃美特说,“不过两个人就可以做到,尤其是如果贾斯帕也参与其中。”

 

“劳伦特不参与,我们就多出五个人分配给确保他不救走维多利亚和确保他不抓到你。”爱德华嘟哝,“如果贾斯帕和,假设是埃斯梅,困住维多利亚,而爱丽丝和我看着你,而埃美特,罗莎莉和卡莱尔一起对峙詹姆斯……他们其中一个必须和爱丽丝保持通话,让她指挥他们。或者爱丽丝应该去,罗莎莉和卡莱尔应该和你待在一起……”他焦虑着,不过他显然不像之前那样明显充满着为我恐惧和对詹姆斯的愤怒。这是在策划,而不是绝望逃命。

 

“我们要去哪?”我直戳了当地问。

 

“哦。”爱德华皱眉,开始减速。“我打算开去机场的。我想我们可以带你回家。你可以告诉查理你想让爱丽丝过夜;我会从窗户进去。”他提议。吉普降到能安全的掉头速度。

 

“这也行,”我同意,“我们怎么在上学的时候保护查理不被抓做人质?我该不该装病?”爱丽丝看到如果我在告诉查理生病之前让吸血鬼结结实实地抱上好几分钟,我很容易就会浑身冰凉又黏糊糊的,足以说服他让我待在家里。通过给卡莱尔打电话抱怨我不该在查理工作时一个人在家,从而得到他的“许可”,她可以公开待在我身旁。爱德华,当然,会躲在近处。

 

“我们还应该让维多利亚活着吗?”埃美特问,“光绑架她就要牵制住两个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她杀了。先扯些头发证明我们抓住了她,然后说不定控制住她一会儿,问出些私人信息,让爱德找出答案,这样就能向詹姆斯“证明”我们把她囚禁在某个地方。不过之后----我的意思是,我们是要杀死詹姆斯的,你懂得。她不会受得了的。早了断比晚了断好。”

 

爱德华和爱丽丝似乎认为这个问题很有道理。我为谋划维多利亚的死亡感到有些恶心。我知道她是谋杀犯,大概也没有切实存在会停止杀人的可能,而且她大概不能在非暴力的情况下容忍她伴侣的死亡,而这为了自保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不过维多利亚个人还没有对我做出过什么,甚至没有这么做的意图,而这似乎让这件事的立场不同。我没有提出来。我想活,我告诉自己。而这是事实:我对实施维多利亚的死刑的不安无法与当詹姆斯像看着琼浆玉液一样看向我时我感到的令人厌恶的恐惧比拟。

 

她接下来会吃掉的人说不定也想活。

 

 

 

 

 

 

 

 

 

 

 

 

 

爱德华不那么疯狂地朝我家开去。埃美特在路上给妻子打了电话,朝罗莎莉低语了些过于夸张的情话,使得她有充足的理由离开劳伦特的听力范围,然后对她概括了整个计划。我们大约十点钟回到了我家,然后我跳进门,和爱丽丝手挽着手,请求查理让她过夜,吃力地倚赖着我有限的演技。爱丽丝比我擅长多了,滔滔不绝地说着要涂指甲,还说她等不及要编我的头发,因为她的太短,罗莎莉和埃斯梅又不让她编,还有她必须向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吐槽她的男友,还有----查理终于挥挥手让我们上楼,被女孩子的激动情绪弄得不知所措。爱丽丝兴高采烈地尖叫着跟在我后面上了楼,我觉得这点不是很有必要。

 

我们进房间时,爱德华正等在那里----踱着步。“你可不可以面壁一会儿,让我换下衣服?”我对着他说。他微微叹气,听话地看着我的衣橱门。我感激地跳到睡衣里去----我也有点想要洗澡,但我不确定爱德华能在平静下来一点之前忍受我离开他视线那么久。这可以等。如果吸血鬼对我的气味感到困扰,那决不是因为污渍。我当天的衣物因为坐到草坪上而沾满泥土,上面还满是为性命担忧而出的汗水。我把它们扔进洗衣篮。

 

爱丽丝一看到劳伦特离开了库伦宅,就给埃斯梅打了电话,问她要过夜包(里面放着一系列十分不符合过夜包性质的应急物品,例如好几千美元的现金,以防我们需要跑路)。埃斯梅按指示给查理闲聊了两分钟,她的傻闺女什么也不带就自作主张要来过夜,哈哈哈,她把包放到楼上就走。她把包留给了我们,给爱丽丝和爱德华的额头上各种下一吻,拍了拍我的头发,然后又出去了。去帮忙杀维多利亚。

 

我希望维多利亚不会杀死他们任何一员。

 

五个吸血鬼,包括贾斯帕,应该足以拿下一个没有超能力,或者超能力不起眼到爱丽丝和爱德华都没注意到的吸血鬼。如果他们没有死去,只是被撕成了碎片,他们可以再被拼起来----她不会有机会把他们碾成粉末,也没有点火的材料---

 

想这些让人心痛。我上了床,把脑袋埋到枕头里。爱丽丝站在窗户前,爱德华站在门口,无眠,警戒,以此同时我毫不费力地睡着了。

 

 

 

 

 

 

 

 

 

爱德华和爱丽丝是我接下来三天时刻不离的同伴,而我整天待在我的房间,或者五尺之外的卫生间。(当爱丽丝提出当她对詹姆斯的预视清晰可见时,我也许不需要人陪也能去厕所时,爱德华对她怒目而视,于是她便陪我去;我一段时间后就习惯了。)查理在附近时他们会藏起来;幸运的是,他不会翻我的东西。

 

周一早上很早的时候,爱德华简短地与卡莱尔交替职位,以便实施埃美特的想法,从不甚配合的维多利亚那里获取私人信息。他几个小时后回来,神情严肃,但是明显看待全世界和其中敌对吸血鬼的数量顺眼了许多。维多利亚有一部手机,但是没有和詹姆斯联系的号码;他会先给她打电话。所以近期就没有拿她当诱饵引诱詹姆斯落入圈套的计划了。她只能用来在战斗到来时让他措手不及。

 

埃斯梅和罗莎莉在我父亲上班时跟踪着他,以防詹姆斯试图找他。卡莱尔正常去上班,放出话来他的孩子们都生了病,并费心让其有医学可信度。

 

詹姆斯很犹疑不决。爱丽丝第十次对自己怒吼着抱怨头痛时,我开始怀疑他不知怎地知道她的能力。如果他是那么棒的猎手,他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脆弱的计划,然后又那么轻易地抛弃?这在阻碍我们,而且相当有效,不过对大多数目标来说只会让他停滞不前。也许只要能以最优雅的方式毁灭他的猎物,他不在乎中间花的时间多一点。

 

不过爱丽丝的确能一直相当稳定地看到他最近计划的闪现。从这些闪现中她能够得出结论,在周四早上的时候,他身处亚利桑那州。

 

把这一信息从爱丽丝嘴里掏出来像拔牙一样痛苦。我知道她看见了些什么,因为她和爱德华对彼此做出那种他在读她时的表情,而他说活声音太小,我什么也听不见,即使是速度太快的乱语也没有。

 

“为什么,”当我终于试探得她说出这一信息时,我问,“你们不告诉我詹姆斯在亚利桑那州?如果他在西伯利亚会更好,不过比起,比如,西雅图来说,亚利桑那州也挺好的。”

 

“因为你母亲住在亚利桑那。”爱德华不情愿地说。

 

“没错,”我说,“不过她现在不在那里。她在弗罗里达,和菲尔在一起。”我不用离开房间也能轻易做的事情之一(除了安吉拉每天给我带的作业,逼迫我做出让人信服的生病的假象)就是和蕾妮通过邮件保持联系,不过吸血鬼们显然没有偷看我的通信。

 

,”爱丽丝说,她看起来觉得自己非常傻。

 

“那詹姆斯为什么会在那里?”爱德华问,把双手挥向天空。

 

“我不知道,”我承认,而我的确不知道。当然这会和蕾妮有关,不过他也许生命中还有什么别的任务要完成。而这牵扯到去亚利桑那,虽然他之前在向北往华盛顿走……而且想在与此同时让他的伴侣等着他(他目前是这么认为的)……而这一点没有道理。也许他以为蕾妮在那里,在他发现她不在时就会离开。我试图想出他有没有什么能定位她在佛罗里达的方法,不过我的守护者们都不知道。她没有可以留下纸条的人。不过,房子里到处都是关于菲尔职业的信息,聪明人能够凭这些得出他的去向----拓展得出她的去向。这是个线索。詹姆斯得到的多于我所愿意的线索。

 

“他会去佛罗里达吗?”我问爱丽丝,语调因为可能的头痛而十分抱歉,“还是会在亚利桑那待很久?”

 

她皱起脸来,看着很不开心,“我……我看见他在佛罗里达。没错。我不确定具体在哪,不过……这是个线索。他会去佛罗里达。”

 

我透过牙齿吸了口气。“我们需要我母亲的消息。”

 

“我们已经太过分散了。”爱德华焦虑道。

 

“我的母亲,爱德华,”我厉声说,“如果有人试图通过找上埃斯梅来伤害你,而她自身又不是吸血鬼,你也会想要保护她。”

 

这无可争议。最终决定是爱丽丝应该离詹姆斯尽可能的近,以便给大家最好的杀死他的机会,从而让守卫变得没有必要。同样的道理其实也适用于爱德华,不过他拒绝离开我身边,于是贾斯帕代替他和她一起去。埃美特也去了,作为生理上最强的战士。他们周三早上离开,爱丽丝保证这样他们还是会在詹姆斯之前到达佛罗里达。

 

卡莱尔不工作时,他待在我家。查理不工作时,埃斯梅和罗莎莉也是一样。不过在白天,就是我和爱德华。

 

我不得不注意到,在周三下午到来时,爱德华的眼睛十分接近黑色。

 

“你需要捕猎,尽快,”我说,“今晚,在其他人来了之后。”

 

爱德华咬紧牙关。他从不喜欢离开我,而詹姆斯想让我死这件事并没有提升他在我没有好端端地在他眼皮底下时独自正常运作的能力。不过我不能和他一起狩猎,如果他变得更加饥饿,他对我几乎是同样大的危险。于是爱德华当夜溜走,之前先花时间为我掖好被角。

 

再说,詹姆斯远着呢,也许已经到达佛罗里达或者在赶去那里的路上,被加起来是他四倍体型的三个吸血鬼追赶。

 

于是当他还是抓住了我时,这自然十分出乎意料。

 

 

 

 

 

 

 

 

 

 

 

 

 

他抓住我时我正在睡觉。当我醒来发现我被绑在由詹姆斯驾驶的急速行驶的汽车后座上时,我猜测氯仿或是类似的东西参与了其中----不然我一定会醒来。我想不出的是詹姆斯是怎么绕过卡莱尔,埃斯梅和罗莎莉的。我同样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活捉我。

 

巧的是,他没有堵住我的嘴,于是我花了十分钟逼迫让人麻木的恐惧感退到幕后,让自己能问问题。如果他想让我死我早就死了,我告诉自己,我没有死。他要去某个地方。他在到达之前都不会杀了我。惧怕在任何方式,形式和形状上都没有用。我对自己重复这几句话,让它们循环奔驰过我的脑海,试图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后座上,虽然这不可能。完全使自己不受恐惧影响也是一样。恐惧太符合当下的局势,无法被轻易忽视。我刚刚能把它推到一边,让自己能绕过它思考。并说出句子,或者说部分句子,虽然它们像果冻一样瑟瑟发抖。

 

“怎么……?”

 

詹姆斯笑了。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右边嘴角向上翘起。“你好,贝拉,”他说,“我打赌你很好奇。我在杀死你的时候会告诉你各种有趣的小知识。我打算给你男朋友寄盘录像,这样会更有趣。不过我没有兴趣重复自己的话。”

 

我的大脑飞奔着采取行动。

 

我想活。我有言语的力量。我怎么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于是我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不知道?”我问,假装很吃惊。我不需要掩盖住我声音中的害怕----我在惊慌中编织出来自保的谎言不需要我假装刀枪不入,或者一心求死,于是我还能表现得像真实情况一样惧怕,只要这不会影响我说话。不过我的确需要将其他事情置于恐惧之上。“关于奖赏的事情?可是你没有别的原因绑架我了,”詹姆斯什么也没说时,我试探。

 

“你在说些什么?”

 

“等等----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留着我?”我问,“难道不有些奇怪吗?”

 

“那,不是因为你男友?”

 

我轻微地嗤了一声。“他朝你吼你就这么觉得?不,我相信这样的话一切都会美好许多,”我说。我的声音在真正的恐惧和虚假的蔑视之间摇摆,造成了有趣的效果。“他只想把我毫发无损地交给沃尔图里,来换取奖赏。”

 

“嗯哼,”詹姆斯不信---还不太信----可我还没说完。

 

“他们没有直接告诉我很多----没有必要,”我说,“可他们会背着我说话。既然他们从不让我落单,他们也没多少选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破他们的防线的。他们说我是女巫,还说沃尔图里喜欢转变女巫。他们和某个有好笑拉丁名字的人通了电话----凯厄斯,我觉得----达成了交易,他们会把我交给这些沃尔图里人。”

 

“沃尔图里开了什么条件?”詹姆斯问,开始好奇了。

 

“我试试能不能想起来原话……和什么不用遵守保守秘密的特权有关,”我沉思,“我猜他们是真的很喜欢有个永久居住地,希望它能……更永久一些?即使是别人注意到他们不会变老也没有关系?他们总是在说要确保谣言不会散播得太远,只是这一个镇子而已。不过他们还是真的很想要。足够让他们把我交给这些沃尔图里人。他们要等好几天才能带我去意大利,因为没和他们通电话的另外两个人,阿罗和另一个拉丁名字的家伙……马库斯还是什么?”

 

詹姆斯轻微点了下头,现在更投入于这场对话了。“阿罗和马库斯,”我继续,“他们出城去处理某个打破规矩的人。沃尔图里一定很有权势,啊?”我惊叹,“我是说,这些人困住了我,我本会逃走的,可是我做不到。而他们还有七个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我弄出来的,厉害啊。我想象不出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感到害怕,不过肯定的是,他们一举一动都想先有沃尔图里同意。”我停下,确保效果,“哇塞。我猜沃尔图里最后还是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女巫一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定会把他们全杀了。活该,”我怒啐。言外之意就是詹姆斯,如果要为丢失掉他们渴望的女巫负责的话,同样有接受沃尔图里怒火的风险。

 

这是谎言。用太少的时间和太多的肾上腺素调制出了的胆大包天的谎言。不过他知道我完全有理由满嘴跑火车,而且已经准备杀了我,并已经有杀死我的手段。我告诉他的一切能让他不那么快的杀死我的东西都是潜在的进步。

 

如果他显现出任何因为我在说话,或是我可能在撒谎而生气的迹象,我就会退缩。我想把自己塑造为可以被摧毁可以被用来交换珍贵奖励的有用之物,而我不想让他积累足够的怒火,为了报复而选择第一个选项。如果我让他生气,或者表面上看来是他生气或者生气情绪的来源,会比没用更糟糕。

 

不过詹姆斯没有生气。他得到了自己的目标。他本可以堵住我的嘴却没有。他本可以在我开始讲话时让我住嘴,却没有。

 

沃尔图里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能确定无疑杀死詹姆斯,并且是除了库伦和德纳利血族之外可能不会杀死他的群体。而且詹姆斯还知道他们。我没有记住过碰头地点之类的信息来引诱他去。于是我的希望是沃尔图里真的喜欢女巫。并且希望我的女巫能力能足够强大,能向他们的读心者证明我的说法。

 

“沃尔图里从来没干过这样的事情。”詹姆斯评价。

 

“看起来是很怪,”我说,“我觉着他们统治吸血鬼世界已经有,大概,好几千年了吧。”我试图听起来有点愚蠢,蠢到没办法故意欺骗詹姆斯。我希望我没有用“觉着”这个词。我继续,这次更加小心,“也许他们觉得保守的秘密早晚也要下地狱,既然现在的科技已经这么,你懂的,高科技,躲藏起来变得更难了。而他们想先得到更多女巫,这样秘密暴露的时候他们还能掌权。”

 

詹姆斯聪明到能把这些措辞糟糕的假设拼凑到一起。“那这个奖赏也不算什么了,不是吗?”

 

“我猜是这样。之前抓住我的那些人真的很想要。不过,我说,如果你已经永生了,我觉得几百年之类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久了?我不知道哎。可能要花这么久才能让那种特权没有用处。听着是段挺长的时间。”

 

“这是沃尔图里能提供的唯一的奖赏,”他问,“还是那些人特别向他们要的?”

 

“我不确定。我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钱,不需要更多,”我说,“我不知道沃尔图里还承诺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他们都有什么。”

 

“嗯。”

 

“嘿,”我说,“你也是女巫吗?”

 

他讥笑。“只有一点点。”

 

“你见过沃尔图里吗?他们长什么样子?”

 

“他们一般不喜欢被打扰,”他喃喃,“光去拜访他们都不值得这些麻烦……”

 

“哦。”我说,陷入沉默。得给他的思维更多时间思考。

 

他可能想的有好几件事情,许多都对我有利。他可能惧怕沃尔图里,想要对规则的特权作为珍贵的奖赏。他可能钦慕他们,想征得他们的好感。我可以想象如果他的目标知道他要来,并试图抵抗,会让狩猎变得更为有趣,虽然非吸血鬼族类的抵抗不太可能特别有趣。

 

我决定----目前而言----不要提及维多利亚。这可能会让他愤怒。我需要他好奇,野心勃勃,热爱冒险,而不是愤怒。而且我不知道他对戏剧性的喜爱能在多大程度上打败他的嗜血性,能让他冷静地开车带我到处走。怒火不可能将这一平衡朝着正确的方向倾斜。

 

“你要带我去哪?”我几分钟后问。

 

“机场。”他说。

 

“西雅图?”我问,“还是某个小机场?”

 

“西雅图。”简短的回答似乎不是继续闲聊的好兆头,于是我把脑袋放回到汽车后座上,试图睡着。我没怎么成功,不过我们到达机场之前我的确半眯了一会儿。

 

我刚好能够,虽然我被绑了起来,将手指交叉。

 

 

下一章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