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_麦子

【翻译】older,wiser,sadder by astolat 斯哈清水

原作地址


简介:事情开始之前。

配对:斯内普/哈利

分级:清水(G)

 

 

黑色的头发厚重地撒着白色,皱出的纹路在斯内普的嘴周围拉得更深,但他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尖利。"你迟到了,波特,倒不是说我有半点惊讶。"哈利一进来他就关上门带路,一瘸一拐。即使在通往下方实验室的楼梯的最头上,狼毒药剂的气味依旧刺鼻。

 

尽管他开场白如此,魔药还没怎么熬好。斯内普的手指粗糙扭曲,关节处厚厚的是魔法伤疤,添加剩下的材料时他移动的很缓慢。哈利带着不情不愿的关切看着他:在英国仍然没有任何一位巫师能制作这种魔药,而没了它,卢平的状态会比现在更糟糕,目前他已是卧床不起。"你有没有试过——"

 

"饶了我吧,波特。"斯内普说。

 

哈利拿了冒烟的高脚杯走了,默默地向自己承诺莱姆斯再也不用到这里来,即使在他好转之后。

 

————————————————————————————

 

 

哈利把下个月花在学习如何制作狼毒药剂上。他在熬制魔药上从来没有擅长过,但赫敏太忙了不能问她,她的时间分配给了新一届格兰芬多一年级生和婴儿。不管怎么说,这填补了些日子,在雇来的家养小精灵把卢平抱到花园里躺在太阳下,还有在晚上他和哈利下巫师棋,或是静静读书的时候。

 

月亮转过它的步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掌握了魔药。他不准备在卢平身上测试,但他将最后一批装了瓶,在他去取斯内普熬的药时带着。

 

哈利让斯内普看一看时他没有马上拒绝,这本该让他警觉。哈利在斯内普指出来的盆上拔开瓶子,吃惊地叫出来,烟雾浓厚的滚滚泡沫在他周围爆开。斯内普闭着嘴巴笑了,声音尖细恶毒。哈利有一瞬间狂怒,随后他在墙上的一面镜子里瞥到了自己的身影,抹干净的眼镜片在他脸上一片脏乱煤灰之中像两个小小的舷窗,于是他也笑了。

 

"好吧,不装瓶了,"他说,"你能告诉我剩下的做对了吗?"

 

斯内普不笑了,沉下脸;哈利仅仅是冲他露齿而笑,因为打击了他的趣味而有些得意。不情愿地,斯内普跛过来,取了些泡沫的样本,嗅了嗅。"颠茄太多,ariseth太少,"他尖刻地说,"五年级水平的错误,波特。"

 

"下次更幸运。"哈利说,依旧很满意,小心地把高脚杯拿在熏黑的双手之间。

 

————————————————————————————

 

 

下个月他把颠茄和ariseth弄对了,斯内普冲着杯子沉下脸。"你有地方出错了,错的如此有水平,我必须进行详细的分析才能查明是错在了那里,"他说,"省了你一大堆的麻烦,能让你致力于适合你才能的活动。清理厕所是可以想到的一项。"

 

哈利利用了他想到的第一种回应。"如果我做对了,你就不用再熬狼毒药剂了。"

 

斯内普嗤之以鼻,但一段时间后他说,"如果我不得不把时间浪费在你的这些业余的调配物中,你可以把这麻烦活从我手上拿去。"

 

哈利这天剩下的时间花在了清洗他所见过的最肮脏的一批烧瓶上。弯腰对着深深的池子的第一个小时后,他的背开始疼,而当斯内普从长椅上站起来时,他已经是满身污垢油腻。

 

"苦艾必须非常新鲜,波特;如果你没有能力遵循甚至是最简单的指示,你的进展会非常少。"他说,从一旁等着的坩埚中舀出这个月的剂量。

 

之后的那个月,斯内普在做完测试后厌恶地把高脚杯掷到了房间的另一头,让哈利切了两小时aleapter根,直到碎块足够让人满意。"切成碎末,波特,如果你还能辨认出不同的区别的话。"他说,在非常近的地方用手指揉搓着辛辣的根,哈利眼睛都流泪了。"我怀疑你早上能不能绑好自己的鞋带,还是说格兰杰给了你一个咒语帮你做。"

 

作为回报,哈利晚上剩下的时间花在擦洗桌子,为架子上成瓶的供给除尘上。偶尔被斯内普的恶意评论打破的打扫过程古怪地令人舒适和熟悉;自他和德思礼住在一起已经是很长时间,家养小精灵在家从来不让他干任何活。他回到家时愉快地感到疲惫,魔药还冒着烟。

 

接下来的一个月哈利来的时候没有带着新鲜的样品。"我想要多见见你。"莱姆斯说,带着些渴望,他的嗓音因为又一轮咳嗽发作而尖细刺耳,于是哈利在阁楼上的临时实验室便一直空着。斯内普似乎感染了他的情绪;他沉默地打开门递出魔药,甚至没有一句辱骂来催促他。

 

————————————————————————————

 

 

狼人不能埋葬;坟墓太有可能会被挖掘和掠夺了,供应魔咒的猎手会寻找皮毛,牙齿,唾液和血。即使在殡仪馆,葬礼之前,哈利也坐了一整晚守着尸体,抚摸着那稀疏的灰色头发。莱姆斯比起其他,看起来更像是得到了解脱,微微有些笑意。几个陌生人的确窥探进来,他们的脸影子太重,从阴暗的房间里看不清,尽管他们看到哈利坐在那里时的确快速走了。

 

赫敏早晨时来了,婴儿车在她身后随着滚动。哈利有点紧张地抱着他的教子,直到宝宝开始喊叫,脸变得和头发一样红,然后匆忙把他递了回去。"我得去喂他。"她说,把他带了出去。

 

于是斯内普进来时哈利便是独自一人。他的拐杖沉重地跺在地板上;他接近棺材时甚至都没看哈利。他的脸上没有一点悲恸,一如既往地沉着脸。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下凝视着卢平的脸,还有送葬人唯一能叠起来的双手,看起来更像是扭曲的爪子。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活过了你们四个。"斯内普对着灵台上的照片说。上面有四个人,是因为没有一张是莱姆斯,小天狼星和詹姆单独的照片;彼得畏缩地待在离小天狼星尽可能远的角落里,圆形的脸在页面边缘苍白且一眨不眨。

 

小天狼星和詹姆冲着斯内普做着粗鲁的手势,莱姆斯对他们耐心地翻着眼睛;斯内普的嘴角往上翘,讥笑着。"只能这样想,波特,"他朝着肩后说,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至少他在你拿下一次的实验品毒死他之前就死了。"

 

累到无法回嘴,哈利之后才意识到斯内普基本上是在告诉他,他快要把魔药做对了。

 

————————————————————————————

 

 

家养小精灵已经习惯放他进去了。斯内普从实验室长椅后面看着他,还有他手中冒烟的高脚杯,没有讥笑。"你现在怎么还关心这个?"

 

"我还是想把它做对。"哈利说。房子和花园让人感到那么空旷,赫敏也回到霍格沃茨了。

 

斯内普嗅了嗅,把小指放到高脚杯中,让一滴药滴在舌头上。"可能有功效,"他说,"勉勉强强。我检查的时候把书重新上架。"他拿下一个小瓶,在坩埚下点火。

 

书本不像是一堆,而像是一面书墙,几乎把房间分成了两半:这要多于一天的劳动。"Medeo魔药和狼毒药剂用的是一种基底,是不是?"他若有所思地问,拿了第一批的几本。

 

斯内普越过肩膀瞟过来。"Medeo魔药是高级巫师的领域,波特。"他冷淡地说,声音里有挑战的意味。"得花你几乎一年才能掌握最弱的配方。"

 

"好吧,"哈利说,小心地用手把书归架,"咱们走着瞧。"

 

 

 

--完--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