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_麦子

【无授翻】Drapple 德苹

是的这是一篇叫Drapple的Drapple

配对是德拉科和苹果。

原作地址

作者:Chinky123


德拉科瞪着苹果。

 

苹果瞪着他。

 

"你明白是不是,苹果?"

 

苹果点点头。

 

"嗯,那挺好因为我自己也不明白。"

 

苹果——无可奉告。

 

"你知道,我们有一个疯狂混乱的世界是不是?"

 

苹果保持沉默,与德拉科共鸣。

 

"有的时候我觉得,也许……我想做个和你一样的苹果!"

 

他抬起手指弹了一下苹果不存在的鼻子。

 

"我很抱歉吃了你的兄弟姐妹,他们太多汁美味了,我无法抗拒。"

 

苹果看起来很失望,对德拉科沉默以对。

 

"……苹果,别生气,求你了我……我……我需要你。"

 

德拉科抚摸着苹果孤零零的叶子。

 

"我……我……"

 

"马尔福先生!"斯内普打断。"不许。在。我的。课上。吃东西。"斯内普阴沉地拉长音。

 

斯内普僵硬地走到德拉科和苹果所坐的地方。他把手伸出来。"把那苹果拿过来。你可以下课后把它拿回去。"

 

"别管苹果叫它!你这个混蛋!苹果有名字的!"德拉科喊,把苹果抓在身前。

 

"关禁闭。把'苹果'拿过来。"

 

"苹果只是个名词。好好说话。"

 

"你在考验我的耐心。"

 

"我是永远都不会把苹果给你的!你听见了吗!永远!"

 

斯内普叹了口气,过去填禁闭条,还有给庞弗雷夫人的便条。

 

"波皮,"

"德拉科对他的苹果好像有不同寻常的感情,他现在称之为苹果,带大写字母的那种。我不希望扣学院分,所以我把他送到你那里好好接受治疗。"

"S.S"

 

斯内普把纸条叠起来封在信封里。然后他过去把它递给德拉科,他现在正忙着把苹果放在臂弯中轻摇。

 

"德拉科,把苹果留在我这然后去医务室,拿着这个纸条。"

 

"不!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走开!"

 

斯内普爆发了,他用力把苹果从德拉科那抢走,把他推出教室外,锁上了门。

 

"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上课了,翻到……"

 

德拉科开始锤门。"苹果苹果,我在这儿,让我进去,苹果,我爱——你,苹果……苹果……苹果……果,苹果,"

 

他的声音渐渐变小,斯内普讥笑,看着苹果,叹了口气。

 

"是谁给这个苹果覆了迷情剂?"

 

教室安静了。

 

"格兰杰小姐,关禁闭。"

 

"什么?为什么是我?你没有证据!"

 

"哼。你真的指望我相信隆巴顿熬了完美的一批迷情剂,格兰杰?"

 

赫敏看上去很震惊,"那是句称赞吗,先生?"

 

"不,"斯内普冷笑,"还有韦斯理也禁闭,显然是他想出来的。"

 

就在这时,德拉科大喊"爆破轰轰!"把门炸倒了。他威胁地四处张望,眼睛里闪烁着疯狂。

 

他找到了斯内普手中的苹果

 

"……"他大喊一声,开始慢动作朝斯内普跑去,胳膊向外伸。

 

德拉科把斯内普推到一边说"不————"与此同时苹果从斯内普手中飞出。

 

然后,又是慢动作,他跳起来,在半空中接住了它,但不知怎么在半空中绊了一跤,跌撞地倒下,苹果从他的手指尖滑走,然后一切都归于黑暗……

 

两小时后

 

"哎呦。"德拉科醒了。

 

德拉科咽了口唾沫,环顾四周。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他躺在一张铺着洁白亚麻被单的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堆得像座小山,似乎半个水果店都被搬到这里来了。

 

苹果。

 

许许多多,许许多多的苹果。

 

"这些苹果是怎么回事?"他问邓布利多。

 

"都是你的朋友和崇拜者送给你的礼物。"邓布利多笑吟吟地说。

 

德拉科坐起来,把胳膊放到了什么软乎乎滑溜溜的东西上。"啊!"他尖叫一声把手收回来。看了看是什么,他意识到那又是一个苹果,一个碰伤严重,脏兮兮的苹果,在床上躺在他旁边。

 

"我不应该对你恶作剧,一开始似乎没有什么危害,但是这显然比我以为的要强烈,我从来没想让你沦落到医务室里。"

 

"格兰杰,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还有为什么有人把一个苹果放在我床上,为什么大家都给我苹果而不是糖果?"

 

"我来告诉你!"一个来自角落的声音吼道。斯内普缓慢地从阴影中移出来,拿着一张看起来很正式的表格。

 

"傻瓜波特和他的朋友们觉得让你和一个苹果坠入爱河很有趣。格兰杰小姐做了些迷情剂,但没有把它倒在苹果上,她反而愚蠢地把苹果泡在了魔药里,于是不知不觉改变了魔药的性质,从而制造出一种药效强烈七倍的东西。他们愚蠢的把苹果给了你,而你如此深深地爱上了它,我们无法把你和它分开。当我强制把它拿走时,你把门炸倒,愚蠢地跳到半空中去接苹果,把你弄到了医务室。"

 

德拉科呻吟"你是说这都是格兰杰的错?我猜我旁边的这个苹果就是我爱上的那个?"

 

"是的,没错,然而,你现在富了,钱数相当可观。"斯内普说。

 

"富了?怎么会?"德拉科问,很吃惊。

 

"似乎格兰杰小姐的新迷情剂专利权卖了7973427加隆,她提出把一半给你,作为补偿与魔药测试员的费用。"

 

德拉科惊奇地看着格兰杰。"你创造了一种新魔药,就这么把一半利益给了我?"

 

她点点头。"我们还没想出名字。你愿意承担这个荣幸吗?"

 

德拉科想了一会儿,咧嘴笑着回答,

 

"Drapple."

 

 


【翻译】older,wiser,sadder by astolat 斯哈清水

原作地址


简介:事情开始之前。

配对:斯内普/哈利

分级:清水(G)

 

 

黑色的头发厚重地撒着白色,皱出的纹路在斯内普的嘴周围拉得更深,但他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尖利。"你迟到了,波特,倒不是说我有半点惊讶。"哈利一进来他就关上门带路,一瘸一拐。即使在通往下方实验室的楼梯的最头上,狼毒药剂的气味依旧刺鼻。

 

尽管他开场白如此,魔药还没怎么熬好。斯内普的手指粗糙扭曲,关节处厚厚的是魔法伤疤,添加剩下的材料时他移动的很缓慢。哈利带着不情不愿的关切看着他:在英国仍然没有任何一位巫师能制作这种魔药,而没了它,卢平的状态会比现在更糟糕,目前他已是卧床不起。"你有没有试过——"

 

"饶了我吧,波特。"斯内普说。

 

哈利拿了冒烟的高脚杯走了,默默地向自己承诺莱姆斯再也不用到这里来,即使在他好转之后。

 

————————————————————————————

 

 

哈利把下个月花在学习如何制作狼毒药剂上。他在熬制魔药上从来没有擅长过,但赫敏太忙了不能问她,她的时间分配给了新一届格兰芬多一年级生和婴儿。不管怎么说,这填补了些日子,在雇来的家养小精灵把卢平抱到花园里躺在太阳下,还有在晚上他和哈利下巫师棋,或是静静读书的时候。

 

月亮转过它的步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掌握了魔药。他不准备在卢平身上测试,但他将最后一批装了瓶,在他去取斯内普熬的药时带着。

 

哈利让斯内普看一看时他没有马上拒绝,这本该让他警觉。哈利在斯内普指出来的盆上拔开瓶子,吃惊地叫出来,烟雾浓厚的滚滚泡沫在他周围爆开。斯内普闭着嘴巴笑了,声音尖细恶毒。哈利有一瞬间狂怒,随后他在墙上的一面镜子里瞥到了自己的身影,抹干净的眼镜片在他脸上一片脏乱煤灰之中像两个小小的舷窗,于是他也笑了。

 

"好吧,不装瓶了,"他说,"你能告诉我剩下的做对了吗?"

 

斯内普不笑了,沉下脸;哈利仅仅是冲他露齿而笑,因为打击了他的趣味而有些得意。不情愿地,斯内普跛过来,取了些泡沫的样本,嗅了嗅。"颠茄太多,ariseth太少,"他尖刻地说,"五年级水平的错误,波特。"

 

"下次更幸运。"哈利说,依旧很满意,小心地把高脚杯拿在熏黑的双手之间。

 

————————————————————————————

 

 

下个月他把颠茄和ariseth弄对了,斯内普冲着杯子沉下脸。"你有地方出错了,错的如此有水平,我必须进行详细的分析才能查明是错在了那里,"他说,"省了你一大堆的麻烦,能让你致力于适合你才能的活动。清理厕所是可以想到的一项。"

 

哈利利用了他想到的第一种回应。"如果我做对了,你就不用再熬狼毒药剂了。"

 

斯内普嗤之以鼻,但一段时间后他说,"如果我不得不把时间浪费在你的这些业余的调配物中,你可以把这麻烦活从我手上拿去。"

 

哈利这天剩下的时间花在了清洗他所见过的最肮脏的一批烧瓶上。弯腰对着深深的池子的第一个小时后,他的背开始疼,而当斯内普从长椅上站起来时,他已经是满身污垢油腻。

 

"苦艾必须非常新鲜,波特;如果你没有能力遵循甚至是最简单的指示,你的进展会非常少。"他说,从一旁等着的坩埚中舀出这个月的剂量。

 

之后的那个月,斯内普在做完测试后厌恶地把高脚杯掷到了房间的另一头,让哈利切了两小时aleapter根,直到碎块足够让人满意。"切成碎末,波特,如果你还能辨认出不同的区别的话。"他说,在非常近的地方用手指揉搓着辛辣的根,哈利眼睛都流泪了。"我怀疑你早上能不能绑好自己的鞋带,还是说格兰杰给了你一个咒语帮你做。"

 

作为回报,哈利晚上剩下的时间花在擦洗桌子,为架子上成瓶的供给除尘上。偶尔被斯内普的恶意评论打破的打扫过程古怪地令人舒适和熟悉;自他和德思礼住在一起已经是很长时间,家养小精灵在家从来不让他干任何活。他回到家时愉快地感到疲惫,魔药还冒着烟。

 

接下来的一个月哈利来的时候没有带着新鲜的样品。"我想要多见见你。"莱姆斯说,带着些渴望,他的嗓音因为又一轮咳嗽发作而尖细刺耳,于是哈利在阁楼上的临时实验室便一直空着。斯内普似乎感染了他的情绪;他沉默地打开门递出魔药,甚至没有一句辱骂来催促他。

 

————————————————————————————

 

 

狼人不能埋葬;坟墓太有可能会被挖掘和掠夺了,供应魔咒的猎手会寻找皮毛,牙齿,唾液和血。即使在殡仪馆,葬礼之前,哈利也坐了一整晚守着尸体,抚摸着那稀疏的灰色头发。莱姆斯比起其他,看起来更像是得到了解脱,微微有些笑意。几个陌生人的确窥探进来,他们的脸影子太重,从阴暗的房间里看不清,尽管他们看到哈利坐在那里时的确快速走了。

 

赫敏早晨时来了,婴儿车在她身后随着滚动。哈利有点紧张地抱着他的教子,直到宝宝开始喊叫,脸变得和头发一样红,然后匆忙把他递了回去。"我得去喂他。"她说,把他带了出去。

 

于是斯内普进来时哈利便是独自一人。他的拐杖沉重地跺在地板上;他接近棺材时甚至都没看哈利。他的脸上没有一点悲恸,一如既往地沉着脸。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下凝视着卢平的脸,还有送葬人唯一能叠起来的双手,看起来更像是扭曲的爪子。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活过了你们四个。"斯内普对着灵台上的照片说。上面有四个人,是因为没有一张是莱姆斯,小天狼星和詹姆单独的照片;彼得畏缩地待在离小天狼星尽可能远的角落里,圆形的脸在页面边缘苍白且一眨不眨。

 

小天狼星和詹姆冲着斯内普做着粗鲁的手势,莱姆斯对他们耐心地翻着眼睛;斯内普的嘴角往上翘,讥笑着。"只能这样想,波特,"他朝着肩后说,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至少他在你拿下一次的实验品毒死他之前就死了。"

 

累到无法回嘴,哈利之后才意识到斯内普基本上是在告诉他,他快要把魔药做对了。

 

————————————————————————————

 

 

家养小精灵已经习惯放他进去了。斯内普从实验室长椅后面看着他,还有他手中冒烟的高脚杯,没有讥笑。"你现在怎么还关心这个?"

 

"我还是想把它做对。"哈利说。房子和花园让人感到那么空旷,赫敏也回到霍格沃茨了。

 

斯内普嗅了嗅,把小指放到高脚杯中,让一滴药滴在舌头上。"可能有功效,"他说,"勉勉强强。我检查的时候把书重新上架。"他拿下一个小瓶,在坩埚下点火。

 

书本不像是一堆,而像是一面书墙,几乎把房间分成了两半:这要多于一天的劳动。"Medeo魔药和狼毒药剂用的是一种基底,是不是?"他若有所思地问,拿了第一批的几本。

 

斯内普越过肩膀瞟过来。"Medeo魔药是高级巫师的领域,波特。"他冷淡地说,声音里有挑战的意味。"得花你几乎一年才能掌握最弱的配方。"

 

"好吧,"哈利说,小心地用手把书归架,"咱们走着瞧。"

 

 

 

--完--

【翻译】Double–edged 双刃剑 by astolat 短篇 纳威相关

原作地址


简介:纳威不知道该拿这把剑怎么办。

 

 

 

纳威不知道该拿这把剑怎么办。他莫名其妙地知道要把手伸进帽子里,把它拿了出来,还莫名其妙地知道怎么舞它,红宝石在他汗津津地抓握时像一把鹅卵石,帮助他握紧。他在那么多的战斗中都知道该做什么,对阵巨怪,摄魂怪,还有食死徒。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火焰也被熄灭,剑却还在这里。

 

他试过把剑塞回分院帽里,但它不愿回去。纳威提议把它给哈利时,哈利瞪着他说"不行!",几乎是以狂怒的方式。他又不能就任它随便躺在某个地方。

 

所以目前他到处带着它。卢娜下午早些时候漫步过来,给了他一个相配的剑鞘,还有剑带,虽然他感觉自己像个大傻瓜,把那个东西挂在腰上四处游荡,好像是从亚瑟王时期出来的似的。它拖着他的肩膀和臀部,所以他不得不走得更直,努力让肩膀保持水平。

 

他开始喜欢它了。






【翻译】Curtain 帷幕 by astolat 短篇 小天狼星相关

搬一些自己的翻译文


原作地址


帷幕

 

潮湿的泥土,腐烂的树叶,还有新鲜滚烫的兔子血。风在鼻子上很凉爽,裹挟着一千种人类永远不可能闻到的气息。奔跑,奔跑,奔跑,朋友们在他身边,吠叫出他的笑声。

 

莱姆斯舒展开来,在床上学习,透过凌乱的头发向上看着,詹姆和彼得外出去了蜂蜜公爵,已经超时好几个小时没回来了。在魁地奇球场后月光点亮的草地上滚成一团,甚至没注意到太阳是什么时候升起的。在他摩托车闪闪发亮的铬合金上,云朵疯狂的倒影。滚烫的黄油啤酒,扔得极好的恶咒留下的余光。

 

莱姆斯和哈利,信任着他。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翅膀在他膝盖下翻腾,下方的大地好似邮票。在那肮脏,布满灰尘的房子里,他肩膀上温暖的双手,抚摸走他母亲的声音。在火车边有一瞬自由地奔跑。最后再一次战斗,魔杖在手中,笑声在喉里。

 

他笑了。帷幔在他身上合拢。